•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最后的日子

12月7日上午担心!西伯利亚的大雪会使毛泽东诗兴大发

时间:2012-4-18 18:22:24  作者:  来源:  查看:457  评论:0
内容摘要:人民解放军的大进军,如阵阵狂涛涌向大西南,压向川西平原。鸟瞰巴蜀大地,到处是冲天烽火,遍地是滚滚硝烟。 中共最高统师部对大西南使出了几乎全部的力量,作出了以常胜将军刘伯承、邓小平所领导的第二野战军为主,有名将彭德怀所领导的第一野战军和林彪、罗荣桓所领导的第四野战军部队一部参加的气...

人民解放军的大进军,如阵阵狂涛涌向大西南,压向川西平原。鸟瞰巴蜀大地,到处是冲天烽火,遍地是滚滚硝烟。

中共最高统师部对大西南使出了几乎全部的力量,作出了以常胜将军刘伯承、邓小平所领导的第二野战军为主,有名将彭德怀所领导的第一野战军和林彪、罗荣桓所领导的第四野战军部队一部参加的气势磅礴的战役部署。战将陈毅、粟裕所领导的第三野战军,虽未直接踏足大西南,却是为了保证西南战役的全胜,以重兵护卫在东南方向,严密防备着美国出兵登陆的可能。

这个月的月初,在解放大西南的南线,第二野战军五兵团和第十军在占领川南重镇泸洲、纳溪、合川等地后,切断了国民党军由川中逃向黔滇的主要退路,继而解放盐都自贡;第十六军迅即占据长江水路重镇江安县城(不久,化名为戴正名的四川省主席王陵基由川西逃跑,终在此落网),进抵南溪地区,与右翼第十八军合击于金沙江、岷江、长江三江会合口之宜宾地区;第四野战军第五十军一部,自湖北入川后,已解放川东大片土地;四野第四十二军一部,解放川东门户奉节县城。

此刻,刘伯承、邓小平火速命令二野主力两个兵团,以雷霆万钧之力、浩浩荡荡之势,向前开进,速抢占乐山、邛崃、大邑一线,切断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及川境诸敌退往云南之路,扎住此役大迂回、大包围的“口袋战”袋口。

在北线,以“两把菜刀闹革命”起家的贺龙司令员,此时身后已是雄兵数十万,他在前天(12月5日)亲率刚从太原攻坚战中大获全胜的第十八兵团及第一野战军一部,兵分3路,由陕大举进川。此日,占领了胡宗南前不久在陕南设置总司令部的重镇汉中及褒城等地,打开了入川的前进道路。

在当年古代名将韩信点兵的“点将台”上,贺龙举起他那曾挥舞过两把菜刀的大手,向北线解放军大军发出了加速进军,会同第二、第四野战军部队全歼国民党军于川西平原的战斗号令。

崎岖的山路上,泥泞的稻田里,国民党溃军从四面八方向着成都奔逃,也许认为住在那里的蒋介石一定在最后会有什么锦囊妙计吧。坐车的,徒步的,都在慌慌张张地跑。

国民党川鄂绥署逃离驻地万县时,把“中央银行万县分行”和公私银行的现款一律提出,把现金、现洋和部分绥署高级人员及家眷,分装了13辆大卡车,随军运走。北撤途中正与胡宗南的南撤部队相遇,疲惫不堪的胡部官兵,见汽车装着家眷和趾高气扬的军官,怨愤至极,大骂道:“老子的脚杆都跑断了,你们坐车好安逸哇!”一群滥兵凑上前去,“给老子下来,老子们要坐!”绥署高级参谋刘公度连忙自我介绍说:“我们是绥靖公署的高级人员,押运的是重要军用物资……”,他这句话还没说完,随着一个滥兵“妈的!”一吼,枪机一扳,“啪”的一声,刘高参当场毙命。

巴山蜀水的条条道路,四川盆的“盆底”、“盆边”,凡是能走人的地方,都移动着人群。奔跑在“盆边”的是乘胜猛追的人民解放军;乱窜在“盆底”的是无路可逃的国民党残兵败将。不算四川本地人口,仅国、共两军在川作战的人数就高达近250万。

此时的“盆底”川西平原,从全国各地最后溃逃至此地的国民党军,随着包围圈的逐步缩小,已如露出水面的网中之鱼,蹦跳不止,纷纷挤成了一堆,乱作一团。一个不到30户的村庄,这时竟住下了国民党军一个师,别说是在这中间投颗炸弹,就是打颗子弹,也要一枪串上一个班。对人民解放军来说,捕获网中之鱼,已是提网举手之劳。

住在这“盆底”中央的蒋介石,正无可奈何地傻看着眼前这国、共两军最后决战恢宏场面。

若俯视整个西南战场,南北两线解放大军如一柄巨大虎钳的两个虎口,正很快地夹向正中间,空隙只剩下了成都附近一点点。而掌握这一巨大虎钳把柄的,正是时已启程由北京前往莫斯科的毛泽东。

蒋介石是今天早上才从北京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中得知这一消息的。把蒋介石撵得东逃西窜的毛泽东,在布置好套在大西南国民党脖子上的绞索后,现在竟从容出国去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给苏联最高领导人斯大林祝贺70寿辰。蒋介石清楚地知道,这是毛泽东第一次出国,毛在这之前从来没有离开过广阔中国的版图,毛最漫长而难忘的路,应该是步行穿越几乎整个中国的长征。而现在,毛泽东以新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身份,却放心地越过遥远的西伯利亚大森林,透过车窗欣赏贝加尔湖独特的画面,去“留洋”了。而最使蒋介石感到羞辱的是,毛泽东稳操胜券地把几十年来的敌手“扔”在了大西南,把他姓蒋的命运交给了其手下的几员大将。

对于毛泽东,蒋介石恨之入骨,但也怕得要命。重庆谈判时,毛泽东在重庆住了44天,蒋与毛会谈了10次。毛泽东有一个吸烟的习惯,蒋介石不吸烟也最反对吸烟,当他知道这事后,为了表示对蒋的尊重,立即把正燃着的烟掐灭,这给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蒋介石后来在劝爱吸烟却身体不好的秘书陈布雷戒烟时说:“毛泽东此人不可轻视。他嗜烟如命,手执一缕,绵绵不断,据说一天要抽50支烟。但他知道我不吸烟后,在同我会谈期间,竟然绝不抽一支烟。这说明,他的决心和精神绝不可轻视啊!”

毛泽东在重庆的日子,各种活动非常活跃,这也使蒋介石异常嫉护。特别是毛的那首给柳亚子的咏雪词,以其宏伟壮观的场面和大气磅礴的笔触,龙飞蛇走,在重庆的文艺界掀起了一场空前的大讨论。毛泽东在重庆以文会友,大获盛赞。在谈判间隙,他曾应邀外出演讲。有人问道:“假如谈判失败,国共全面开战,毛先生有没有信心战胜蒋先生?”

毛泽东风趣诙谐地回答说:“国共两党的矛盾,是代表着两种不同利益的矛盾。至于我和蒋先生嘛……蒋先生的‘蒋’字是‘将军’的‘将’字头上加一棵草,他不过是一个草头将军而已。”

“那‘毛’呢?”有人问道。

“我的‘毛’字可不是毛手毛脚的‘毛’,而是一个反‘手’。意思就是:代表大多数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共产党,要战胜代表少数人利益的国民党,易如反掌。”毛泽东即兴随意戏解姓氏说。这话传到蒋介石的耳朵里,自然使蒋又气又恼。

谈判期间,蒋介石与毛泽东进行了几次交手后,自感不是毛泽东的对手,担心谈判结束后“放虎归山”,于是想冒天下之大不韪,软禁毛泽东,但又担心引起全国人民公愤。正在举棋不定时,国民党的元老于右任、冯玉祥等人责问蒋:是否有暗算毛泽东之意。蒋介石怎敢在全面内战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过早地撕破伪装,连忙否认有这打算,由此也就打消了不让毛泽东再回延安的想法。如今,黄埔楼的蒋介石想起此事,更有万般的后悔。

毛泽东访苏的消息,使蒋介石一天都觉得很不自在,那个遥远的地方,他在26年前也曾去过。1923年8月,蒋介石受孙中山委派,率领国民党军事代表团前往苏联访问,他在那里逗留了将近3个月。那年9月16日,蒋介石率团访问了莫斯科军团第144步兵团,与红军战士进行座谈。蒋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说:“苏联红军是世界上最英勇、最强大的部队。我们也准备同帝国主义、资本主义作殊死决战。我们到这里来,是向你们学习并同你们联合。”

然而,时过境迁,现在真正与苏联红军联合在一起的却是蒋介石国民党军的对手——当年也称为红军,现在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

蒋介石清晰地记得,他在讲完那番鼓动人心的“联合”话后,他是被苏联红军战士高兴地抬起送进汽车的。后来,还把自己的公子蒋经国送到了苏联。这大公子在那里加入共产党组织,娶了一个苏联姑娘作妻子。

蒋介石在黄埔楼中苦苦思索着,他突然想到:对雪有着特殊感情的毛泽东,在看到那一望无际的西伯利亚大雪原时,一定又会诗兴大发,回国后说不定又会做出他蒋介石现在连想都想不到的事。蒋介石定了定神,他决心一定要赶在毛泽东诗兴未发前,把国民党在川西的事做好。蒋介石又把远游的思绪,收回到脚下。

此时的成都又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擦皮鞋的摊主惊呼:“应变服装出现,革履之士不见,擦鞋业倒闭!”卖稀奇古怪东西的临时地摊,却成了停市中的闹市,有许多贪图小利的市民一群群挤在小摊前,以低廉的代价瓜分着由全国各地“疏散”到此地再也无地方去的“难民”们的“剩余物资”,战争的恐惧似乎也未消除人们的自私观念。

一些国民党大员在街上相遇,第一句话准是:“你也来了啊?”接下来便问:“阁下现在家居何地?”若是涉足小吃店,准会碰上几个国民党中央委员、国大代表之类的高级“难民”,让人哭笑不得。身份证、旧长衫是刚到成都来的人的必需物件。旧长衫的价钱却出奇地比新的价钱高。袜子、毛巾、手巾最好卖,因为这是那些马上就要逃奔各地的国民党官员、士兵路上的急需要用品。随着战火的烧近,最吃香的还是地图,往日无人问津的川、康、滇、黔分县地图,近来大走红运,市面上全部脱销。而每年底畅销的日历,这时却无人过问,“光阴”大廉价!

东大街一家糖果店门口,广告上书:“请君忘却心中苦,来此求得口中甜”。这广告可谓合景应时,但来此求甜者却无几。

少城公园,穿军装的人群熙熙攘攘,成了战时大家庭,许多由重庆逃到成都的国民党军官及太太们在街上实在找不到旅馆,也就只能选中这公园暂作栖身之地了,他们在这里生火做饭,过战时生活。街头茶座饭馆,也尽坐满烽火鸳鸯,俩俩一席,默然对坐,啼笑皆非。

到处是人头攒动的国民党散兵游勇,然而,昔日拥兵百万的蒋介石,此刻却大有身边无将可用、无兵可使的惆怅,不知是他“病急乱投药”,还是为了再张声势,在到成都短短的几天内,除急促张耀明招考军校第二十四期学生外,还一再催促招考第十七期军官训练班,以备急用。

张耀明心中清楚,第二十四期学生已是缺员太多,这招考军官训练班也只能是徒有虚名,在这国民党政权即将倾覆之际,谁愿意自投罗网当殉葬品呢?张耀明对此事一拖再拖,这使本来就因为起床后听了毛泽东访苏新闻的蒋介石更不高兴。这天吃早饭时,他态度严肃地又向张耀明问起这事。张耀明迫于近在咫尺的盛威,不得不答应马上办理此事。

两个小时后,一张由张耀明以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名义署名的招生布告单稿,送到蒋介石的面前。

本来,作为一党总裁,何顾这些琐事,但蒋介石在这非常时期却非常关心,他仔细地看了一遍,说道:“招生目的不要那么复杂,就直接写本校为考选优秀青年施以严格训练使为国军基层干部。招一千五百人,军官五百,学生一千。思想一定要纯正,抗战剿匪有功之在乡军官或曾任军士两年以上者都可以保送。”

张耀明听出了总裁的话中之意,即不管招生质量如何,只要能网罗到人就行,便说道:“那原来报考军校落选的人这次就免考了吧?”

蒋介石点了一下头说:“就这样抓紧时间办吧。”随即把招生广告草稿递给了张耀明。

其实,张耀明这样做也只是为了糊弄蒋介石,此招生广告根本没有向大街上张贴,仅是蒋介石每日都看的《中央日报》上登了一次,其内容基本上都是按蒋介石的意图写的。

由此招生简章已见,蒋介石及其军校是到了“慌不择人”的地步,简章中的“免考”和“随到随考”等招生条件足以说明其招生质量的低要求。然而,就是这种来一个留一个的“优惠”条件,也无人光顾了。

截至12月10日仅3天的报名期,明显地向世人说明危机到了紧要关系,蒋介石的这次招兵买马,也只是明知办不到也要做样子的自欺欺人,结果是一无所得,为国民党政府在大陆的终曲再添加了一个低音符。

蒋介石临阵扩充武装力量,除计划招收军官训练班和由阎锡山亲自兼任团长的“青年反共救国战斗团”外,还抓紧笼络地方势力。他在向张耀明交代完关于招收军官训练班的事后,向在身边的蒋经国吩咐说,他要召见成都市长兼民众自卫队总队长冷寅东和副总队长乔曾希。蒋经国立即用电话通知冷寅东,总裁午饭后要接见他们。

饭后几分钟,冷寅东、乔曾希按时赶到北较场,侍从人员把他们两人引入会客室。

不一会,蒋氏父子和秘书曹圣芬等人从餐厅走了出来,蒋介石直入话题地先向冷寅东询问了市区治安情况,又接着问为什么市内商店现在关门。

冷市长回答:“因为银圆券不能兑现,商家怕货卖了买不回来。”并借机要求说:

“如果银行拿点黄金出来兑换银圆券,就可以稳定人心,商家也就自然会开门营业。”

蒋介石习惯性地在喉咙里哼了几下表示作答,转身向乔曾希问道:“听说你住过军校。”

乔答:“报告校长,我是南京军校十二期毕业的,是总裁的学生。”

蒋介石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带的自卫总队有多少人枪,训练多久了?”

乔曾希一一作答,说:“自卫队的人共有3万多,骨干有两千多,目前在市内协助维持治安。自卫队的军官,都是军校先后同学,有训练、作战经验,是我亲自挑选的,绝对可靠。”

蒋介石微微点头,对乔曾希的回答表示满意,又问了一些军校个别同学的情况。

作为已被地下党策反的乔曾希,在这时很怕露出什么破绽,尽量把话说得使蒋满意,特别强调回答说自卫总队的军官,绝对不会出问题,黄埔军校同学在校长的培育下都训练有素,在关键时刻都会为校长赴汤蹈火。

蒋介石对乔曾希的回答再次表示满意,回转话头又问起他很关心的事来:“为什么市区现在还到处打枪?你们赶快同严啸虎司令迅速设法制止。”

乔曾希回答:“这事由我负责,我马上去找严司令处理。”

蒋介石打着手势说:“那就这么办吧。”便不再提什么了。

乔曾希接过话题向蒋介石报告说:“自卫队人多枪少,如能补充一点武器,更可增强民众的抗敌情绪。”

蒋说:“好的,好的。我让他们发给。”

这时,蒋经国拿起本子记完后,抬头望着蒋介石,示意谈话可告一段落。冷、乔二人再次 向蒋表示守城“决心”,告辞退出。

他们从与蒋介石的这一番谈话中,已隐约感到蒋要开始下一步行动了,是吵嚷了多时的“川西大会战”要开始呢,还是要进行破釜沉舟似地大屠杀、大爆破?

冷寅东、乔曾希刚走出黄埔楼,特务头子毛人凤、爆破队长杜长城正急眉火眼奔向楼上。


标签:上午 担心 大雪 会使 毛泽东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备案号:京ICP备1002076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