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最后的日子

11月21日纪功碑的钟——蒋介石和李宗仁的关系

时间:2012-4-18 17:24:19  作者:  来源:  查看:269  评论:0
内容摘要:处于内忧外患中的蒋介石昨夜又是半宿难眠。昨日下午3时半,白崇禧衔李宗仁之命来渝,报告李已于20日上午飞往香港,在其发表之宣言与私函中,对其职权也无交代,以胃病复发为由要出国就医,蒋介石闻之不胜骇异。当晚即约集在渝国民党中常委商讨,最后决定先派员赴港,挽李回国。 为什么蒋介石会如此...

处于内忧外患中的蒋介石昨夜又是半宿难眠。昨日下午3时半,白崇禧衔李宗仁之命来渝,报告李已于20日上午飞往香港,在其发表之宣言与私函中,对其职权也无交代,以胃病复发为由要出国就医,蒋介石闻之不胜骇异。当晚即约集在渝国民党中常委商讨,最后决定先派员赴港,挽李回国。

为什么蒋介石会如此急切要李宗仁返渝呢?这个问题从表面上看,似乎是蒋介石有着宽宏大量的气度,他这个下野的总统是在尽力协助李代总统的事业。蒋介石本人也是这样对外宣称的,不明时局的人也会认为蒋介石让李宗仁到重庆来,是为了共同策划军事计划。但是,问题绝非这么简单,李宗仁再三推辞不来渝自有其更深层的道理,明白人一想便知即使李宗仁到了重庆,在军事指挥上仍必还是老总统说了算,“下野”并不等于下台,李宗仁怎甘心当一个傀儡总统。

更有深一层的意思,李宗仁不愿意被蒋介石拉着一起去跳岩。整10天前,蒋在台湾就李宗仁此事求教于国民党元老吴稚晖时,吴说:“万不可使李宗仁脱卸其政治上应负之责任”。蒋介石把这句话郑重地记入日记中。在如今大势已去,重庆危在旦夕之际,把李宗仁拉来当替罪羊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然而,李宗仁也肯定看出了蒋介石的真实意图,就是迟迟不来。

这天上午蒋介石又约见白崇禧,表示自己绝没有“复行视事”取代李宗仁的意思,再次表明“恳切”希望李代总统来重庆,共商国家大计。作为李宗仁的代表、号称“小诸葛”的白崇禧,当着蒋介石的面只是笑而不答,记而不问,一切问题都不表态,意思很明白,他仅是作个传话筒而已。

说得口干舌燥的蒋介石见白崇禧不发言,感到有些恼火,说到最后,也就对李宗仁由“劝说”变为猛烈的指责,责备李宗仁不应“将陷国家行政于紊乱状态而不顾”,更不该以“国家元首”名义出国就医,“其个人之信誉与人格,亦扫地以尽,是何存心?”为了避免“李宗仁在海外丢丑,李本人必须克日回渝,面定对内对外大计,然后未始不可出国。但必须由行政院长代行总统职权,以符宪法规定。”意思很明显,李宗仁要出国可以,但必须交出“总统”一职来。说到底,蒋介石仍对别人占有“总统”头衔感到不自在。在这整座国民党大厦都将倾覆之时,蒋介石仍对这块悬挂在朽木门楣上的“总统”招牌耿耿于怀。

足智多谋的白崇禧面对蒋介石歇斯底里的喊叫,仍是一言不发,极成功地扮演了一个“代人受过”却又不承担任何责任的角色。白崇禧缄口不言的策略,使本来还要发更大火的蒋介石也就再难找到发泄的对手,因为这时根本没人还口,他的火气也就慢慢消下去了。白崇禧的沉默,如同数学中的零,表面上虽无价值,但这些“零”与蒋介石滔滔不绝的词语联在一起,也就足显出其重要价值了。因为蒋介石在讲了半天后,白崇禧竟一笑了之。后来蒋介石又以国民党中央名义,派居正、朱骝先、洪兰友等元老为代表,携蒋介石的致李宗仁亲笔信飞香港,劝李宗仁返渝,但结果仍如白崇禧在蒋介石面前的那一幕:我行我素,一笑了之。

蒋介石对李宗仁挂代总统之职到处游说之举,极感刺目,却又毫无办法。他在这天的日记中写道:“德邻出国,既不辞职,亦不表示退意,仍以代总统而向美求援,求援不遂,即留居国外不返,而置党国存亡于不顾,此纯为谋人利害打算,其所作所为,实卑劣无耻极矣!”这时的蒋介石对李宗仁已是破口大骂了。

但是,李宗仁对此也自有一番解释,他在其《回忆录》中这样写道:“窃思国事至此,我回天无力;我纵不顾个人的健康留于国内,亦属于事无补。一旦国亡身死,此种牺牲实轻于鸿毛,倒不如先行医治夙疾,如留得一命,则将来未始没有为国效死的机会。因此,我便决定赴美就医。”李宗仁在这里没有点明他与蒋介石在政治斗争中的真实意图,把不到重庆的原因完全归结在“赴美就医”上。而他在此后投向新中国的最终选择,可说在当时来渝问题与否上已露出了先机。

蒋介石在渝期间,李宗仁始终没有来渝。当时的重庆报纸曾以特大号字体登载的“两总统将共事于陪都”的预言终未成为现实。山城人一时传为笑柄,后来还因此事又引出两条歇后语来。这两条歇后语都是借重庆的象征——现在的解放碑引发的。

解放碑最初先叫“精神堡垒”,是抗战中国民政府迁渝后修建的,寓意“国民精神总动员”,建筑是一方形,形似一3层楼高的炮楼。为防日机轰炸,外涂成灰黑色。顶端有一旗杆。重庆人借物讽时,传说着一条歇后语:“你是精神堡垒——外强(墙)中干(杆)”。

时至抗战后,“堡垒”又改建为“抗战胜利纪功碑”,碑身八角柱形,外饰浮雕,内有可达顶端的旋梯,顶部有4个面向4个方向的“标准钟”,但这些钟走时并不准确,于是人们创出了第二条歇后语:“纪功碑的钟——各走各的”。由此寓意蒋介石与李宗仁的不合作关系。这两则歇后语当时在重庆曾盛传一时,显然另有他意。


标签:蒋介石 李宗仁 关系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备案号:京ICP备1002076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