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次大阅兵

新中国成立前人民军队5次大阅兵

时间:2012-4-6 13:04:29  作者: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查看:657  评论:0
内容摘要:新中国成立之前的战争年代,我军在戎马倥偬中很难进行大规模的阅兵式。但我军一向重视阅兵,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红军就举行过阅兵活动。各部队在战役、战斗发起前,经常进行类似于阅兵的誓师活动,从礼仪和规模上看,虽然这还不能称为是“阅兵式”。翻阅历史档案资料,笔者以为我军在新中国成立之前的战争年代所举行的“阅兵式”主要有以下5次,这些都是有中央主要领导人参加的阅兵仪式,受阅部队尽管不是来自全军,但规模也较大。较有影响的阅兵3次:一次是1934年8月1日中国工农红军在江西瑞金县大埔桥红场举行的规模较大的“八一”阅兵;一次是1944年的八路军第359旅奉命北上开赴抗日......

(内容为军事科学院陈宇大校独家提供,请勿转载。)

新中国成立之前的战争年代,我军在戎马倥偬中很难进行大规模的阅兵式。但我军一向重视阅兵,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红军就举行过阅兵活动。各部队在战役、战斗发起前,经常进行类似于阅兵的誓师活动,从礼仪和规模上看,虽然这还不能称为是“阅兵式”。翻阅历史档案资料,笔者以为我军在新中国成立之前的战争年代所举行的“阅兵式”主要有以下5次,这些都是有中央主要领导人参加的阅兵仪式,受阅部队尽管不是来自全军,但规模也较大。较有影响的阅兵3次:一次是1934年8月1日中国工农红军在江西瑞金县大埔桥红场举行的规模较大的“八一”阅兵;一次是1944年的八路军第359旅奉命北上开赴抗日前线时,在延安机场举行的阅兵;一次是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从河北西柏坡抵达北平时,在西苑机场举行了隆重的阅兵仪式。

●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时的阅兵

我军的阅兵式,最早是在1931年11月7日的江西瑞金。

瑞金在江西省南部,是30年代中央革命根据地的首府。为庆祝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1931年11月7日,在瑞金城北6公里的叶坪村,举行了隆重的“开国大典”。而“开国大典”的第一项程序就是阅兵仪式。

当时,叶坪村中间有一块长满小草的平坝,如同一个天然的广场。为了阅兵,广场上布置了一个庄严肃穆的检阅台,检阅台正中横挂着上书“第一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红军检阅台”的巨幅红布。后幕上悬挂着马克思、列宁的画像,两边为中国工农红军军旗。检阅台正前方悬挂着两盏雪白的汽灯,把广场映得如同白昼。参加受阅的部队主要是:红一方面军各军团、军的代表,红军随营学校,警卫部队代表等。

早晨6时30分,毛泽东、朱德、项英、任弼时、顾作霖、周以粟、林彪、彭德怀、陈毅、徐特立、何叔衡、邓广仁、张鼎丞、陈正人、曾山等健步进入会场。参加这次大会的代表有600余人,90%为工农代表。大会执行主席朱德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宣布:“第一次全国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政府,今天正式成立了!”随即会场上一片欢呼声。

7时正,阅兵式开始,一队队英姿勃发的红军战士,或肩枪,或抬着钢炮;一列列赤卫队员,手持大刀、肩扛梭镖,分4路纵队,由南向北,健步行进。毛泽东、朱德等,乘马检阅了受阅部队,亲自率领受阅部队宣誓,中央红军士气大振。

这次阅兵式从程序上看非常简单,但这毕竟是我军历史上的第一次大阅兵,充分显示了红军的强大力量。我军阅兵式展开了雄伟壮观的第一页。

● 中央苏区庆“五一”与红军大阅兵

“五一”国际劳动节,是全世界工人阶级的光辉节日。中国共产党作为我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自从成立后一直对这一节日特别重视,但由于建党初期种种原因限制,很难举行一次较大规模的庆祝活动。1933年初,中央苏区达到了历史上的鼎盛时期,这年“五一”节,中国共产党组织了建党以来第一次也是在中央苏区惟一一次庆祝“五一”的盛大庆祝会。这次庆祝会的主要内容之一即是红军大阅兵。

这年4月中旬,中国共产党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就开始着手筹备“五一”节的庆祝活动,包括“征收共产党员”的群众活动。中共苏区中央局在4月17日向全苏区人民发出了《为“五一”节征收党员运动告苏区民众书》,号召“一切最觉悟的劳动民众们,大批的加入到中国共产党里来,扩大中国共产党的队伍,使中国共产党成为千百万工人阶级先进分子的群众的党”,要求全苏区各单位“不让一个先进的觉悟的工人、雇农、苦力、红色战士,站在共产党的外面。”中央苏区的各种报刊等宣传舆论工具,也积极配合“五一”节中征收共产党员的群众活动。任弼时同志专门为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撰写了《踊跃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社论;沙可夫同志创作了反映工人阶级斗争生活的话剧《我们自己的事》。中央苏区红军在战斗间隙抓紧时间进行队列训练,准备参加庆祝大会,接受中央首长和苏区人民的检阅。

“五一”节这天清晨,中央苏区人民在战斗环境中,潮涌般地赶到了赤色首都瑞金。7时左右,主会场飞机场人数高达4万多人。英勇善战、屡建奇功的红军第一军团正规部队列队参加了这一重大活动,准备受阅。

8时整,大会宣布开始。分别由中共苏区中央局、中央政府及各机关团体代表相继讲话,阐明纪念“五一”的重大现实意义和怎样以实际行动来纪念“五一”,指出“领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道上,惟一的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取得社会与民族的解放,惟一的也只有中国共产党”;宣传“五一”游行大示威,是为了“检阅自己的力量,武装保卫苏维埃,反对日军的血腥侵略”;预言“全世界将泛满红光,全苏区将遍燃赤焰”,以激励民众的斗志。

会场上设有“扩大红军报名处”和“共产党征收党员报名处”。“群众在满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中,拥挤在这两个报名处前。大会结束时,进行了威武雄壮的阅兵式,威严整齐的红军指战员排着方队,在群众的一片赞叹声和鼓掌声中阔步通过大会主席会,接受党、政府和苏区人民的检阅。全场气氛在这时达到了高潮。

大会宣布闭幕时,已是下午,各机关团体又分别举行了各种球类友谊比赛。晚上,召开了隆重的军民联欢晚会,然后举行了“五一”火把示威大游行。受阅部队也参加了这些活动。

● “八一”建军节的诞生与瑞金阅兵式

1927年的8月1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在南昌城头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但在本世纪的20年代末和30年代初,人们对这震惊世界的“第一枪”却并未完全充分认识到其重要历史意义,也没人想到要把“8月11日”定为什么节日。然而,当这“第一枪”打响的7年之后,世界局势正在发生着巨大变化。中国革命被纳入世界革命,成为其中重要的一部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倡议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动员起来,反对帝国主义新的战争,并确定每年的8月1日为“国际反战争斗争日”。国际“八一”反战争斗争纪念日, 也使中央苏区的人民自然而然联想起了6年前中国南昌城头的“八一”。

1933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的土地革命战争正进入本历史阶段的鼎盛时期。这时的全国革命根据地已发展到15块,遍布14个省,人口达1000余万,全国红军发展到了30多万,达到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最高峰。人们追溯往事,越加感到“八一”是个很值得纪念的日子。纪念国际“八一”与纪念国内“八一”的人心所向,就这样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内因外因终于促成了一个辉煌节日的诞生。6月26日,中央苏区中央局发出了《关于“八一”国际反战争斗争日及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的决定》,6月30日,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详细地说明了为什么确定“八一” 为建军节。7月1日,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副主席项英、张国焘代表中央政府联名作出《关于“八一”纪念运动的决议》:“批准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建议, 规定以每年‘八一’ 为中国工农红军纪念日。并于今年‘八一’纪念节授予战旗于红军的各团,同时授予奖章于领导南昌暴动的负责同志及红军中有特殊功勋的指挥员和战斗员。”与此同时,各项宣传活动也立即开展了起来,其中庆祝会重要的一项仪式就是阅兵式。

8月1日,天还未亮,在瑞金,到处已是沸腾的人群,到处是飞扬的火把,沿着田坎,顺着河边,涌来了参加庆祝大会的军民。

为了防止敌机的骚扰,庆祝大会决定在天亮前将人群较集中的阅兵课目进行完毕。凌晨4时,东方刚呈现出鱼肚白,阅兵式准时开始。在千万支火把的明亮火光中, 在震天撼地的礼炮声中,在悠扬激昂的军乐声中,阅兵传令员请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阅兵员开始阅兵。

项英、朱德等3位阅兵员策马而行,检阅长达600多米的红军指战员队列,红军指战员们以注目礼相迎,欢呼声、口号声响彻在阅兵场上。

阅兵式完毕后,由阅兵员致词,宣读红军将士誓词,千万名红军将士复诵着、呼应着:“我们是工农的儿子,自愿来当红军,完成苏维埃给我们的光荣任务,为着工农解放奋斗到底。我们是红色军人,要保证自己和同志们绝对遵守和服从苏维埃的一切法令,并以自己的思想和行动做模范,努力学习政治军事,爱护工农的利益和自己的武器,使他不遭损害和窃夺。我们是苏维埃柱石,誓以我们的血与肉发展民族革命战争,实行土地革命,推翻国民党,保护苏维埃,打倒帝国主义,争取中国解放,武装拥护苏联,完成民主革命,为社会主义前途斗争……”

红军工人师(中央警卫师)和少共国际师的战士们更是兴高采烈地欢呼着,今日庆祝“八一”,又是他们庆祝本师成立的喜庆日子。宣读誓词后,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特向工人师和少共国际师授军旗,向工人师和少共国际师的指战员们发出了奔赴前线英勇杀敌的战斗命令。同时,又向红军学校授校旗,勉励红军学校培养出更多的合格干部。并向红军各团队授予了战旗。接着又向功勋卓著的红军指挥员颁发了红星奖章。阅兵场上战旗飞舞,口号震天,掌声雷动,群情沸腾,全场气氛达到了高潮。

太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映照着这片红色的土地。在中央政府及各个群众团体分别相继作了简短有力的祝辞后,阅兵员高声宣布:分列式开始。

一面面红色战旗下,威武雄壮的红军战士一列列、一行行从阅兵台前阔步通过,战士们一面高呼着口号,一面向阅兵员行着注目礼。各种火炮、机枪组成的方队展现着红军的力量。长长的受阅队伍从阅兵台前整整走了一个多小时,像潮水般向前涌进着。

这次阅兵式是我军在红军时期规模最大的一次检阅。从程序上看,基本分为“检阅式”和“分列式”两大块,中间有阅兵司令员致词,接近于现在的阅兵式程序。因此,这次阅兵式可说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军阅兵式的奠基之作。

1934年8月1日,红军在瑞金又举行庆祝“八一”大会,但由于战争形势恶化,根据地越来越小,中央和红军处在被迫进行战略大转移的前夕,因此那次庆祝活动的阅兵规模和热烈气氛明显低于1933年。不久,中央红军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 八路军南下支队在延安举行阅兵式

抗日战争后期,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决定派遣八路军第120师第359旅主力组成独立第一游击支队(简称“南下支队”)南征,到湖南、广东、广西创建抗日根据地。这是一个重大的战略部署,毛泽东曾称此为“第二个长征”。1944年10月中旬,时驻在延安东南45公里的南泥湾屯垦练兵的第359旅接受任务后,主力4000余人由旅长王震率领,迅速从南泥湾、金盆湾一线向延安城郊集结待命。出征前举行了阅兵式。

11月1日,南下支队誓师出征。这是陕北初冬的一个清晨,部队在天亮前就起床吃早饭,然后向延安四郊向离城2公里的东关飞机场开发。南下支队的誓师阅兵仪式就在这里举行。指战员们现在用他们在大生产运动中创造的胜利果实,把有已武装起来了。干部、战士们都穿着崭新的灰色棉军装,挂着新的子弹袋,背着新被子和新毛毯。歪把子机枪和三八式步枪,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一队队高头大马,排列在队伍后面,更显得威武雄壮。

飞机场的北面正中,早已搭起一座高高的主席台。台的上端,高悬着“阅兵台”的大幅横额,左右挂着两幅特大标语;“中国人民的军队胜利万岁”、“人民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主席台正前方的旗杆上,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高高飘扬。各路队伍聚集在广场上,嘹亮的歌声,伴和着高昂的口号声,响彻云霄。红旗和鲜花,把整个广场点缀得分外壮观。

9点40分,军乐声起。毛泽东、朱德、周恩来、任弼时、彭德怀、贺龙、叶剑英、聂荣臻等中央领导同志,由王震旅长陪同,健步登上了主席台。会场上掌声骤起,一片欢腾。

大会司仪是南下支队的第2大队长陈冬尧,他庄严宣布大会开始。

军乐队奏起了雄壮的进行曲。接受检阅的部队迈着整齐的步伐,从会场的东边朝着主席台前进。指战员们精神抖擞地从主席台前走过,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接受中央领导同志的检阅。

阅兵式后,毛泽东在暴风雨般的掌声中讲话。他言简意赅地说:现在蒋介石和日本人眉来眼去,一唱一和,日本占领城市,蒋介石占领山头。你们这次就是到南方去,到敌人的后方去插旗帜,开辟新的敌后根据地。这是一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你们会遇到许多困难,但是我请同志们相信,前途是无限光明的。你们要以最大的毅力去克服各种困难,上下一心,团结一致。要像“王者之师”那样,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真正做到纪律严明,秋毫无犯。要同群众打成一片,忠实地为人民服务。最后,他衷心地祝贺大家身体健康并取得远征的胜利。

在大会上,朱德、任弼时、叶剑英、贺龙和西北局的负责同志都先后讲了话。朱德同志勉励大家英勇作战,狠狠打击敌人,解放中华民族。任弼时简明扼要地说明了这次南征的任务,他用一句极富形象的话说:你们要到南方去,画一张红色的地图!叶剑英介绍了国民党统治区的黑暗腐败以及国民党军队在对日作战中望风溃逃的情况。他激动地说:不久前,日寇垂死挣扎,发动河南和湘桂战役,但是腐败透顶的国民党军队却不堪一击,又一次放弃了大片国土。你们要去收复失地,解放被国民党遗弃的江南人民,把红旗插到那里去!西北局的负责同志说:党中央交给你们的任务是极其艰巨和无比光荣的。我们预祝同志们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同时我们也请你们放心。同志们到了前方以后,你们的父母妻儿的生活,全部由我们负责。西北局的党组织、陕甘宁边区的政府和人民,一定好好地照料他们。南征指战员们听到这里,都情不自禁地笑了,接着报之以热烈的掌声。最后是部队的直接领导者——八路军第120师师长贺龙讲话。他首先举起十指张开的两支大手,说:同志们,我们中国共产党就是靠这个起家的。就是说,最初我们没有一支枪、一粒子弹,是靠自己的一双手起家的。我们从敌人手中夺取武器时有了人民的军队,才发展成为现在的八路军、新四军。他的讲话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离开延安以后很久,他那高举起来的两支大手,还不时呈现在人们的眼前,使人们不断重温我党和我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发展历史。

一位战士代表走上主席台,首先向首长们庄重地敬了军礼,然后激动地说:我们能有机会参加南征,这是党中央对我们最大的信任,也是我们最大的光荣。我们已经下定决心,不管道路如何曲折,环境怎样艰苦,日寇多么凶狠,我们一定要把它赶出中国去。我们绝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一定要把红旗插到南方去,一直插遍祖国的大地!我们已经作好一切准备,接受党和人民考验。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战士代表话音刚落,顿时掌声四起,指战员们表示决不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一定完成党交给他们的战斗任务。中央领导同志也在热烈鼓掌,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最后,王震旅长走向前台,举起右手,带领全体南征指战员向党中央庄严宣誓:

“我们是人民的军队。我们是为解放千百万华南的人民而南征。我们要严格遵守革命纪律,爱护人民,保护人民,紧密团结,克服困难,英勇作战,用我们的血和肉。献给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我们一定要打败日本侵略者,解放华南人民。我们每个人都要坚决为中国人民服务,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奋斗到底!”

大会在万众一心的口号声中结束:“打到南方去!”“中华民族解放万岁!”

这天的阅兵式,仅进行了分列式(受阅部队在行进状态下,接受静止状态中的领导人和观众的检阅),并没有进行如现在阅兵式首先进行的检阅式(受阅部队在静止状态下,接受阅兵司令员在行进中的检阅)。实际上,检阅式是在8天后举行的。11月9日,南下支队告别延安,开始南征。临行前,再一次集中在飞机场上,接受中央首长的检阅。毛泽东、朱德在王震的陪同下,检阅南下支队全体指战员,有张照片记录下了这一历史时刻:穿深色便装的毛泽东居中,徒步中正向受阅部队行举手礼,着八路军军装的朱德和王震分别行进在毛泽东的左右。由此见,八路军南下支队在延安的阅兵式,当时还没有如现今阅兵式的分为检阅式和分列式一气呵成的程序,全部过程显得更随意一些。

● 新中国成立前夕的西苑机场阅兵式

1949年3月23日,毛泽东主席率领党中央机关和解放军总部由住了10月的西柏坡出发向北平开进。25日清晨,毛泽东一行到达北平清华园火车站。然后再换乘汽车到颐和园,这里是毛泽东进京后的第一站。毛泽东到达颐和园后在此吃了午饭,日程安排是在当天下午到西苑机场阅兵。

午饭后,离去西苑机场的预定时间还有1个多小时,毛泽东没有休息,也毫无倦意,他让颐和园的负责人马上到景福阁谈工作。在去西苑机场阅兵的时间快到了,卫士提醒毛泽东出发的时间已经到了后,他才止住话题,乘车前往西苑机场。

西苑机场上,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14兵团第41军(原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在辽沈战役中建立了功勋的“塔山英雄团”(第367团)、“塔山守备英雄团”(第369团)、“白台山英雄团”(第361团)3个团的全团指战员及该军连以上干部,奉命作好了受阅准备。

只到这天,第14兵团的首长也才知道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要亲自检阅部队,政治委员莫文骅来到指战员中间,公布了这一消息,指战员们高兴地蹦跳了起来。时间已经很紧迫,但第四野战军的领导为了组织好检阅,仍准备抓紧时间预演一次。平津前线司令部参谋长兼第14兵团司令员刘亚楼对第41军军长吴克华说:“你来当主席和朱总,我来演习一次向你报告。”“不行,不行,我哪能代替主席和朱总!”吴克华摆着手说什么也不同意。为此,预演也就没有搞成,部队也就全靠着平时的养成素质,临时拉上了阅兵场。

下午3时整,机场上空升起了4颗信号弹,阅兵正式开始。一溜儿敞蓬汽车从南向北开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叶剑英等领导人乘车来到受阅部队队列前。

“立──正!”阅兵总指挥刘亚楼向部队发出了受阅的口令。

站在队列前的各分队指挥员举手向领袖们敬礼。身着灰布军大衣的领袖们站立在缓缓行驶的吉普车上,威严庄重地举起右手,向指战员们还礼。

车子从“塔山英雄团”的旗帜下通过,毛泽东看到了这面闻名全军的旗帜,他轻声对司机说:“慢一点。”车子稍微停了一下,然后慢慢驶过。毛泽东的目光久久的注视着这面血染的战旗。

整个阅兵场上一片寂静,只有汽车的马达声在轰鸣着。

毛泽东在刘亚楼的同车陪同下,乘美式吉普车检阅入城部队。毛泽东乘坐的这辆车是他从西柏坡来北平的座车,虽然还能用,但比较破旧。在西苑机场临检阅前,有人提出最好换辆好车,以显示一下人民军队特别是最高统帅的威风。为此,朱总司令提出把自己的轿车让给毛泽东。因为在这时,毛泽东一直没有专用轿车,全军只有朱德有辆个人专用轿车。那还是在延安时,有位爱国华侨,怀着对红色政权的崇敬心情,送给中共中央两辆轿车。有人主张给毛泽东一辆作为专车,但毛泽东说什么也不要,他却建议,为了多打胜仗,迎接中国革命胜利的早日到来,把一辆车送给指挥作战的朱总司令,把另一辆车送给陕甘宁边区著名的“五老”谢觉哉、林伯渠、徐特立等老人。所以,毛泽东直到进京时,仍是一辆美式吉普车跑来跑去。他在西苑机场坚持自己的意见说:“乘坐我们自己军队缴获的战利品,检阅英雄的部队不是更好吗!”他的这一意见立刻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和称赞。朱德也换坐上了美式吉普车。

毛泽东坐着那辆缴获的美式吉普车,在一行行、一列列威武的人民解放军队列中缓缓穿行而过。他高扬着右手,向受阅的指战员们致意和问好。滚动的美式吉普车两侧,在受阅战士们的身旁,同样是所缴获战利品摆成的钢铁行列。数月前,这些坦克车、汽车、火炮才漂洋过海从美利坚合众国而来,车身或炮架上的“青天白日”油漆标志还未干透,就到了解放军的手中。

摄影师按动了快门,给历史留下了一个永恒的画面:毛泽东身穿长大衣,头戴解放帽,站立在吉普车上,他一手扶着车栏杆,一手挥动着,向受阅部队还礼。

西苑机场上的阅兵,使当时受阅的第41军官兵深受鼓舞,检阅车全部驶过后,队列中即响起了震天的口号声:“毛主席万岁!”“朱总司令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战士们擦着激动的泪水在振臂高呼。

毛泽东在检阅结束后,走下检阅车,他对组织阅兵式的聂荣臻等人说道:“今后部队要正规化,要适当注意形式。”傍晚时分,毛泽东驱车来到了他在北平的第一个驻地香山双清别墅,开始了建立新中国、筹划开国大典的工作。

西苑阅兵式,如果按现在的阅兵式程序,实际上只有检阅式,而没有分列式。但是,它在我军阅兵史上却有着重要的地位,这是我军最高统帅在解放战争史上惟一的一次阅兵,也可说是半年后所举行的开国大典阅兵式的一个预演。

● 苏联阅兵式对人民解放军阅兵式形成定制的重要影响

早在公元前,古埃及、波斯和罗马等国就有阅兵的记载。18世纪的西欧一些国家,阅兵式盛行于军队。此后,阅兵活动开始广泛普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盟军统帅如斯大林、艾森豪威尔、丘吉尔、戴高乐等,都很重视阅兵。当时,美国将领巴顿接管同德军作战失利的第2军,经过检阅,发现了该军士气低落、纪律松散,就着手进行整顿,使该军提高了战斗力。英法两国的阅兵是比较注重礼仪的军事仪式。每年英国女王生日,1000多名英国士兵都会从白金汉宫前走过接受女王的检阅,海军官兵则会在离伦敦最近的朴茨茅斯港,站在甲板上向伦敦方向致敬。法国在每年国庆日,通常都在首都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举行阅兵,军队、宪兵、警察、消防员及军校学生依次列方阵正步行进接受检阅。

国外的阅兵式,尤以原苏联的阅兵式隆重、气派和规范。新中国成立之前的人民军队历次阅兵,从程序、内容和礼仪上看,部分吸取了中国古代、近代和国民党军的阅兵内容,但在主要形式和内容上也多模仿了苏联军队在莫斯科红场的阅兵式。其一,因为苏联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当时对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有着不可置疑的榜样作用;其二,人民军队高级将领中有不少人亲历或多听说过莫斯科红场的大阅兵,所以对苏式阅兵推崇备至。

新中国举行开国大典时,《阅兵典礼方案》在人民军队以往的阅兵程序基础上,也多参考了苏军的阅兵经验。新中国开国大典的阅兵式,为此后的天安门广场阅兵基本定下了模式,是人民解放军阅兵式的最初蓝本。至今,人民解放军的阅兵程序和内容基本无大的改变,仅是在方队和人员的规模、数量上有所增减和变化。

对比世界各国军队的阅兵式,我军的阅兵式显然在很大程度上与前苏联军队的红场阅兵程序和形式有着许多一些之处,但在许多地方也体现了中国军队的特点。

苏联在历史上曾有4次大规模的阅兵式。第一次大规模阅兵式是1918年5月1日在莫斯科霍登广场举行的。当时,刚刚诞生的红军条件还十分艰苦。红军战士扛着步枪,机枪手徒步牵着驮机枪的马匹、马车拖着重机枪接受检阅。此后,苏联在每年11月7日“十月革命节”这一天,都会在红场举行阅兵式。

苏联第二次大规模的阅兵式是在1941年11月7日。那时正值卫国战争进行了5个月。莫斯科附近正进行大规模会战。苏联军队在被包围的首都莫斯科举行阅兵式。许多受阅部队走过检阅台直接开赴前线,莫斯科红场阅兵震动了全世界。这次阅兵式在苏军历史上具有特殊的意义。

苏联人民经过近4年的大规模的浴血奋战,迎来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1945年6月24日,在红场上举行了胜利阅兵式,是苏联历史上的第三次大规模阅兵。卫国战争后期参战的各方面军代表参加了这次阅兵。受阅的队列前飘扬着曾被苏联军人在攻克柏林后插上国会大厦的胜利红旗。混成纵队手持200面低垂的德军旗,并将这些军旗抛在列宁墓的台阶下,显示了当时苏军的强大威力。

苏联第四次大规模阅兵式是在1972年11月7日,当时正值“十月革命”55周年,又是第100次阅兵。

1987年11月7日,是苏联伟大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70周年纪念日,莫斯科红场举行了阅兵式。这是苏军的第116次阅兵式,是苏联解体前规模较大的最后一次阅兵。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在叶利钦执政时曾一度中止。直到1995年决定恢复阅兵,时间改在5月9日“卫国战争胜利日”举行。这一天,莫斯科红场举行阅兵式,庆祝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50周年。但是,此时的红场阅兵已是俄罗斯国名下的武装力量检阅,已不能与往日强大的苏军同日而语。

综合现代世界各国的阅兵式看,尽管所呈现的形式多种多样,但也基本形成了被世界各国所认同的基本定式。这就是,现代的阅兵式,通常是在国家重大节日和大型军事演习中进行,受阅部队多,礼仪时间较长。一般分为阅兵式和分列式。阅兵式是指首长或贵宾在阅兵指挥员的陪同下,乘车、骑马或步行,从受阅部队队列前通过,进行检阅;分列式是指受阅部队从检阅台前通过,接受首长或贵宾的检阅。受阅的地面部队编组成若干徒步、机械化方队,以护旗方队为前导行进,并配置有司礼部队、军乐团(队)等。阅兵进行中,受阅的空中飞行梯队依次通过检阅台上空。


标签:新中国成立前人民军队5次大阅兵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备案号:京ICP备1002076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