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军事论坛

长征路上的女红军

时间:2016-9-28 15:13:33  作者:中华智库园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567  评论:0
内容摘要:女人,常与柔顺一词靠近些,而战争的集中体现却是铁与血。因此,有了“战争让女人走开”的说法,但女人需要获得自身的解放和自由,必须走入战争,战争也需要女人。在万里长征的千军万马中就有数千名女红军。

女人,常与柔顺一词靠近些,而战争的集中体现却是铁与血。因此,有了“战争让女人走开”的说法,但女人需要获得自身的解放和自由,必须走入战争,战争也需要女人。在万里长征的千军万马中就有数千名女红军。

红1、红2、红4方面军和红25军中均有女红军参加长征。据统计和考证,其中红1方面军参加长征到达陕北的女红军有:邓颖超、蔡畅、康克清、贺子珍等30位;红2方面军有李贞、陈琮英等22位;红25军有周东屏、戴觉敏等7位,她们都安全地到达目的地。红4方面军中的女红军人数最多,编入正规部队的有方面军妇女独立师,辖两个团,2000余名女战士;方面军总供给部妇女工兵营,有近500余名女战士;方面军总话剧团,相当于1个营的编制,女战士占大多数;方面军总医院,有700多名女战士;其他分散在方面军各军、师的妇女宣传队和卫生、被服连排的女战士约数百人,第91师政治部对敌宣传队有39位女红军;方面军总医院洗衣队有200多位女红军;还有一些分散在机关、工厂,加上一些随军行动的地方妇女运输队、女民工。参加长征的女红军共约有8000余人。

各个方面军中的女红军,在整个红军队伍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她们是一支坚忍不拔的多功能队伍。虽然战事频繁,但组织上需要她们干什么,她们就干什么。时而作战,或单独接受战斗任务,或配合主力消灭敌人;时而运输,负责修路、架桥、运枪、征粮、抬运伤病员等繁重任务;时而歌舞,演唱宣传,张贴标语,非常活跃。分散在各部队中的女红军还担负了绝大部分后勤工作,必要时也参加作战。

她们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争取独立、自由和民族的解放,不畏艰险困难,不惜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曲感人肺腑的以苦为乐的悲壮之歌。她们是一支英勇善战的战斗队,一支有着坚强毅力的运输队,一支传播革命真理的宣传队。她们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中的伟大贡献,显示了那个时代参加红军的妇女们的英勇吃苦精神和豪迈的英雄气概,是中国妇女的光荣和骄傲。

红4方面军妇女独立师所辖两个团大部分战士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一个个身强体壮,英姿飒爽。她们头戴八角帽,身着军装,是一支经过训练,经过多次战斗洗礼,锻炼出来的一支有战斗经验、素质较好的队伍。

妇女独立师一进入雪山草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国民党地方反动势力以迎头痛击,粉碎了蒋介石在1935年8月14日出动飞机空投手谕,“令理番各屯、土司于官军未到之前作战,动摇匪巢”的战役部署。在金川卡拉足沟的一次战斗中,有位红军女战士,英勇顽强,以双枪击毙多名追击的敌人,最后因弹尽而牺牲。敌人在伤亡重大情况下,得知对手是一位女红军战士,非常吃惊,到处传说这位会打双枪的女红军是“神奇女妖怪”。这位女战士牺牲后,当地群众非常敬仰,为她修建了一座高大的坟墓。因为当时土司头人不准掩埋红军尸体,群众为了搪塞土司头人,便将此墓取名为“镇妖塔”。如今此墓仍完好的存在,许多群众经常到这里悼念这位女红军战士。

草地的路,走一次后,一辈子再也不会想走第二次。但因张国焘错误的南下行动,使红军许多指战员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竟然过了3次草地。雪山草地,地广人稀,物产贫瘠,再加上国民党封锁物资运入,因而粮食奇缺,给红军生活上带来极大困难。广大牧民至今还记得,一支红军部队途经今川北红原,夜宿于龙日格玛,其中有女红军和伤病员,由于断粮,全靠野菜充饥,又遭到了当地藏兵的袭击,虽然他们奋不顾身英勇还击,但终因弹尽粮绝,寡不敌众而全部牺牲。当时类似情况时有发生。

做地方群众工作的女红军有时比在战斗部队的吃苦性和危险性还要大,常常面临着流血牺牲。金川县撒瓦脚乡没有驻红军正规部队,乡政府住的工作队女工作人员较多,敌人掌握这一情况后,撒瓦脚的头人派人包围了工作队。红军全体工作人员光荣牺牲,曾经担任过中共懋功县妇女部长的吴秀英就牺牲在金川。在丹巴也牺牲了一位妇女部长,这位妇女部长被敌人砍了13刀,死得非常惨烈。妇女部有时出去一个排,只能回来几个人。

很多红军女战士,担负了艰巨的运输任务。不管有多么艰难困苦,她们总是尽力克服。由于自然环境恶劣,给红军行军带来极大困难。女红军们常常以极疲乏的身体攀沿在终年积雪、飞鸟难过的大雪山,行进在斧凿石搭的栈桥险道上,踏入莽莽无垠吞没失足者的泥潭大草原,加之敌军的围追堵截,困难是巨大的。但她们以钢铁般的意志,战胜了前进中的种种艰难。她们从天全、芦山等地,背几十公斤重的粮食,翻越海拔3000多米高的大雪山——夹金山、党岭山,把粮食运到大、小金川流域及草地。虽饥寒交迫,可她们仍严守纪律,没有一个人私自动用过一粒粮食。

背粮站的站长是原来在张琴秋身边任警卫员的彭玉如,原任川陕根据地省邮电局局长的汪荣华也在杨以山带领的一个妇女运输连里背过粮。除了运粮外,红军女战士还要背几十斤重的药箱、自己的简单行李及枪支弹药,抬担架,运送伤病员。一般4个人抬一副担架,体弱的8个人抬一副,从天全、芦山,过夹金山,这是非常艰巨的任务。人们空手攀登在缺氧的高山上,呼吸都非常困难,何况还要负重行走。

一些女红军在征途中,还担负着“政治战士”等宣传任务。她们跑前跑后,走了很多弯路、回头路、冤枉路,每天就要多走10多里,因而熟悉她们的红军将士赞誉这些女红军是走了三万五千里的人。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她们总是乐观的,在这个团结战斗的集体里常常是有说有笑,没有人叫苦,没有怨言,大家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克服困难,完成任务。

长征途中,脚的保养非常重要。如果脚不好,就要掉队,掉了队就会落在敌人的手中,惨遭蹂躏和残杀。许多女红军在被采访时说:“长征中,我们最害怕掉队,所以我们总是尽力保护脚。”但许多女红军在长征中连一双能保暖的鞋子都没有,脚在雪山上被冻坏,在草地那污浊泥水中被泡烂;甚至由于常常夜行军,脚踏在岩石上把脚趾踢翻撞裂。一遇水,那是钻心的痛。许多女红军的脚磨起了泡,然后就是红肿,甚至溃烂。但她们凭着坚强的毅力和意志,跨越在万水千山间。跟随党中央机关行军的刘英把鞋子穿烂了,她人矮脚小,怎么也找不到一双合适的鞋子,但她却满不在乎地打起赤脚板赶路。在雪山草地,女红军们偶尔拾来一块烂牛皮,就拿脚比划着,用刀割下牛皮,一边穿两根绳,就成了一双行军在万里征途上的“革履”。不少女红军就是穿着这样的鞋,走出了雪山草地。

封建社会,摧残妇女,不少的妇女从小就被强行缠脚,女红军中有的人就是被缠过脚的。红1方面军中的杨厚珍、危拱之,红4方面军中的王泽南等都是小脚。被称为“三寸金莲”的小脚要跋山涉水,过雪山草地,真是难以想象。在艰难困苦的长征中,女战士比男战士更辛苦,裹过脚的妇女比一般的女红军就更为艰苦,而她们却以顽强的意志,用她们的一双小脚,走完了漫漫长征路。

红军文艺工作者创始人之一的危拱之,在中央苏区王明“左”倾路线的“肃反运动”中被当作托派嫌疑分子,“永远”开除了党籍,但她并没有消沉,主动申请参加长征。在征途中,她积极配合部队中心任务,组织文化娱乐活动,东奔西跑做群众工作。行军中,常有些活泼的战士风趣地喊着:“快点走呀!唱花鼓戏的同志在前面,快去听她唱两段啊!”但是,许多指战员并不知道,给了大家这么多鼓舞力量的危拱之,踏在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上的竟是一双“解放脚”(原来缠着的小脚,后放开)而且压在她头上的还有“永远开除出党”的错误处分(她在长征后恢复党籍);谁又知这位被封建礼教严重摧残的缠脚女子和在心灵上受到政治迫害的非党群众,未上马鞍走半步,完全是靠一双“解放脚”走完了万里长征路,这需要多么顽强的吃苦精神啊!

红4方面军妇女营政委王泽南也是小脚,在长征路上她还带领工兵营第2连100多人到第2兵站执行运输任务。她和战士们一样每人身背30公斤的大米,有时则运输大捆的棉纱,从没有叫过苦。在运粮途中,有时还会和敌人遭遇,敌人在山上向她们射击,从山上滚石头砸她们。王泽南在艰险的行途上总是严格的要求自己走在前面。在过大渡河上的铁索桥时,女战士们看见铁索左右摇晃,脚下又是急流翻滚,有的紧抓住铁索不敢动,有的干脆趴在桥面上叫喊。王泽南一双小脚,走在平路上都困难,何况过这种从未走过的桥,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但她想到:长征开始时有的领导就说我的这双小脚不能走长路,可我不相信那一套,自己硬是跟着部队出发了。现在怎能认输,决不后退。她壮着胆子大步向前走去,结果,步子越大,桥板反而摇摆度也小了,她们顺利地过了铁索桥。返回中华智库园网首页


编后记: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史专家陈宇授权中华智库园公众号连载其新著《长征故事传奇》,讲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共100余篇,40余万字,220余幅插图。为方便阅读,经作者同意,特推出微信简编版。除历史照片外,文中彩色照片均为本书作者拍摄。


标签:长征路上的女红军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备案号:京ICP备1002076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