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军事论坛

长征将士的亲情离别之苦

时间:2016-9-27 8:57:46  作者:中华智库园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408  评论:0
内容摘要:饥寒交迫、伤病疼痛等肉体上的痛苦,是令常人难以忍受的,而心灵上的痛苦却又是一种更为令人失魂断肠的痛苦,它往往还要伴随人终生。

饥寒交迫、伤病疼痛等肉体上的痛苦,是令常人难以忍受的,而心灵上的痛苦却又是一种更为令人失魂断肠的痛苦,它往往还要伴随人终生。长征虽然结束了,但留在一些人心灵上的痛苦却成了一辈子的心病,这就是战友、母子、父子、夫妻、兄弟姐妹等亲情的别离之恋,死别之苦。

红军在长征一开始就遇到了这个苦处。离开苏区,离开这块养育红军发展壮大、并亲手创建的革命根据地,对每一个红军指战员来说无疑都是痛苦的,特别是各部队从上层领导到基层士兵,有许多苏区籍的子弟。在战略大转移即将开动时,为着保证这些指战员在离开苏区后仍能坚决执行新的政治、军事任务,各党支部专门进行了深入的动员教育,而后由指挥员们向各自的部队进行了解释工作。

许多指战员尽管在当时还并不知道这一次行动是战略大转移,但从战争的发展态势和中央机关及其部队大搬家式的行动判断出,中央红军即将离开原有的中央苏区。指战员们的心情是复杂的,其中亲情的离别是这时埋藏在心灵深处的一段苦根。红军将士在党中央的一声令下后,毅然踏上了征途,他们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告别了苏区的乡亲,这里有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或妻子儿女。这一走,有许多离别的场面就定格在他们历史记忆的脑海中,时常浮现。

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中华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央最高法院院长董必武在走向万里征途之始,有着一场催人泪下的离别,他要与妻子陈碧英道别。陈碧英是广东梅县人,1932年在担任中共汀州市委宣传部长时,与董必武结婚,两个人的感情很深。但红军和党中央要实施战略大转移,中央有命令,除了几个中央领导人外,其余不准带家属。如果工作需要随军的女红军,必须经过严格的身体检查,而陈碧英过磅时体重仅差半公斤,被刷了下来。董必武服从了组织的决定,让妻子留在了瑞金。他后来曾感慨地对女红军危秀英说:“一切行动听从党的指挥,革命就一定胜利。个人必须服从党,长征时我爱人陈碧英,组织上让她留下,我半句话也没有。”

对组织半句个人要求的话都没有的董必武,可在与妻子告别前,又是那样的依依不舍,他的妻子泪眼汪汪,揩湿了手帕。部队出发时,陈碧英坚持要送董必武上路,一直送了3天3夜,还要继续相送。董必武狠狠心,坚决劝她回去。临别时,陈碧英把系在腰带上的小手电筒解下来,送给董必武,哽咽着说:“你年纪大了,晚上走路多留心呀!”陈碧英回去了,却从此一直下落不明。

何叔衡也是中共创始人之一,曾任中华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央政府工农检查部长、内务部代理部长和最高法院主席等职,他对党忠心耿耿,多次表示愿意跟着红军主力一同转移,并准备了两双结实的草鞋。但当组织上决定他留在瑞金坚持斗争时,他服从了大局。曾在中共党内担任过高职的瞿秋白,在请求能随红军主力一同转移的愿望没有批准后,也坚决服从了组织的决定。其实,在那时的分别,大家心中都明白,很可能就是死别。像何叔衡、瞿秋白、毛泽覃以及陈碧英等人在红军主力离去后不久,即英勇牺牲或从此失踪。

还有母子离别的场面,更是催人泪下。因“罗明路线”而出名的罗明,长征开始时在瑞金中央党校担任教务处长,组织上批准他和爱人谢小梅随军行动,而这时谢小梅正在医院生孩子。他们忍痛把出生才10多天的女儿送给党校附近一位红军家属,并把家中所有的东西都送给了这家。谢小梅哭肿了眼睛,咬牙离开了哭叫声中的孩子。

贺子珍被确定跟随毛泽东进行转移,但他们的小儿子小毛则因太幼小不能跟随一道走,必须留下来。贺子珍在得知组织上的这个决定后,愣了半天,最后仍是按照组织的要求办事。她在清理和销毁完文件后,收拾好自己的行装,便坐下来心神不定地等待毛泽覃、贺怡夫妇的到来,商量安置儿子小毛的事。她听说毛泽东的弟弟毛泽覃和自己的妹妹贺怡留在中央苏区打游击,便决定将小毛委托给他们照管。母子离别时,贺子珍抱着小毛亲了又亲,含泪转身离去。就是这一别,小毛从此再无音信。这件一提起就揪心的事,令毛泽东、贺子珍叹息了一辈子。

长征途中有多位女红军生孩子,如贺子珍、陈慧清、曾玉、廖似光、张琴秋、吴仲廉等,困难之大是可以想象的。生孩子需要休息,需要营养,在那种时候哪里谈得上这些,整天都在奔波转战。女红军在那样艰苦的情况下生孩子,已是够苦的,可更为痛苦的是还要忍受母子分离之苦。

红4方面军妇女部干部李金莲,第3次过草地时,就要生孩子了,草地一望无垠,妇女部的工作人员,只好在这距离大部队行军道旁不远的地方围成一个圈,李金莲就在这个圈中生小孩。孩子生下后,大家帮助洗裹,这个扯一块衣襟,那个凑一块布,把降生在这大草原上的赤裸裸的婴儿包裹起来,婴儿没有奶吃,妇女部的人们每人给她抓一把青稞煮着吃。生完孩子,大家把产妇扶到妇女部长吴朝祥的马上,找来一位小红军战士帮她把小孩背着走。又继续行军,风雨无阻。在那样艰难困苦的情况下生孩子,什么吃的也没有,根本谈不上吃补品补身体了,每人抓一把青稞如果能填饱肚子就算是最大的享受。

李金莲骑了3天马后,人稍微好些,就自己抱着孩子步行。出了草地,在甘肃岷州时,政治部主任傅钟代表组织动员李金莲忍痛将孩子送给了老乡,说:“战争环境带小孩很不方便。为了行军、作战,组织上希望你把孩子送给老百姓吧。”李金莲作为一个年轻的母亲,经过了多么大的痛苦,才生下孩子,孩子是自己的亲骨肉啊!她非常心疼这刚刚出世不久的婴儿,真舍不得送人,思想斗争很激烈,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在战争年代,怎么能带着孩子打仗呢?她虽然很爱自己的孩子,但为了革命的需要,顾不上养育自己心爱的孩子,只好含泪将孩子送给了当地老乡。

中央红军中有4位女红军是带着身孕上路、行至贵州分娩的,她们为了赶上行进的队伍,只得忍痛把刚刚出生的婴儿送给他人。在贫穷荒僻的贵州山野,要找到一个能够收留抚养红军后代的人家都很困难。贺子珍的婴儿送给了一个瞎眼的孤老太太,曾玉的婴儿伴着一张写有身世的字条,留在了一间没有人的空房子里,而陈慧清的婴儿则躺在叫不出地名的山脚下。产妇们得不到休息,得不到营养,连心爱的孩子也不能多看几眼,她们那颗母亲的心该是多么痛苦,多么难过啊!

行军队伍中有位女红军在噶曲河附近分娩了,大家找来了尿布、粮食和担架,准备抬这位女红军过草地。谁知这位年轻的母亲怕给已经十分疲惫的部队增添拖累,晚上偷偷把她心爱的小宝贝投进水塘。这件事深深地触动了随总部北上的廖承志,他到了陕北后就动手为此作画,但他画了20多年,每当他触到“扔孩子”的那一笔时,手都颤抖起来,泪水就模糊了视线,他也就始终没有完成这一悲壮的画卷。返回中华智库园网首页


编后记: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史专家陈宇授权中华智库园公众号连载其新著《长征故事传奇》,讲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共100余篇,40余万字,220余幅插图。为方便阅读,经作者同意,特推出微信简编版。除历史照片外,文中彩色照片均为本书作者拍摄。


标签:长征故事传奇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备案号:京ICP备1002076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