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草地龙虎

第二十四回 毛泽东斗牛直罗镇 大本营安家奠基礼

时间:2012-3-31 15:05:24  作者:陈 宇  来源:  查看:246  评论:0
内容摘要:“怪了!战神为什么那么不公平?非要偏向毛泽东。”常以兵多自重的张国焘在百丈关碰壁后,心中忿然不平,说:“一切都似乎是为了验证毛泽东所说的南下是没有出路的话。同一时间所打的两个战役,我的失败了,他的却胜利了。”1935年11月下旬,就在南下红军百丈关受挫的同时,北上的红军与此相反,...

“怪了!战神为什么那么不公平?非要偏向毛泽东。”常以兵多自重的张国焘在百丈关碰壁后,心中忿然不平,说:“一切都似乎是为了验证毛泽东所说的南下是没有出路的话。同一时间所打的两个战役,我的失败了,他的却胜利了。”1935年11月下旬,就在南下红军百丈关受挫的同时,北上的红军与此相反,在陕北直罗镇打了一个大胜仗。

其实,如果讲困难,北上红军遇到的困难并不比南下红军所遇到的困难少。先就自然条件说,北上红军刚到陕北,冬天就好像是为了故意考验毛泽东所率这支铁流的吃苦能力,黄土高原的冬季比往年较早地降临了。

雪花似乎是紧跟着秋风一同到来,白色的鹅毛大雪裹卷着深黄色的落叶一同铺向大地。

红军指战员把能穿的东西都披挂在身上御寒。新任红13团团长陈赓的办法最简单,却也较为实用,很快就被大家仿效。他把两块羊皮连在一起,胸前背后各一块。形如一个口袋,在袋底割出了一个稍大一点的圆洞,用来伸出头;在伸出胳膊处的羊皮上又用刀子割了个圆洞。

陈赓穿上这如古代盔甲一样的“皮衣”,笑着问道:“怎么样,像不像个大富翁?”

“我看倒像个叫化子。”

“真的像个叫化子?”跛着脚的陈赓拄着拐棍走了几步,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乍一看,外表真像个讨饭的叫化子。可仔细一瞧,你这彪形大汉,讨饭有谁能相信?”

“倒也是真的。刚才听你们一说我像个叫化子,我还真高兴呢!因为我在上海搞地下工作时,什么都敢化装,就是不敢化装这讨饭的乞丐。”陈赓乐观地欣赏着这羊皮“袄”。一阵寒风吹过,他打了一个寒颤,但仍幽默地说:“这无袖羊皮袄打起仗来倒是很方便的。最起码扔手榴弹方便,这是一大优点。再一个优点是可以前后反正一样穿,不怕晚上紧急行动时穿反了衣服。”

陈赓挥动着双臂,其实在这两张羊皮下他仅仅穿了一件破旧的单衣,裸露出他那病弱的身体。

严寒的天气里,刚刚到达陕北的红1军团总计缺少2000多套棉衣补给不上。几乎是一夜之间,有1000多人在刺骨的寒风中被冻病冻伤,许多人卧床不起,重者送进了医院。“怎么的?病倒了1000多人!”毛泽东感到非常吃惊。

“大多数南方人不适应这里的气候,当地的老百姓也说今年的天气冷得太早。”彭德怀愁眉不展地说。

“我看病号多的原因除天气突然转冷,我们没有足够的棉衣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毛泽东吸了口纸烟,喘了一口气说道:“不过,这两个原因可以一并解决。”

“还有什么原因?”彭德怀急切地问。

“士气,旺盛的士气。军队一天不可无士气。没有了士气,冷气就会从骨头缝里向外昌,浑身都会觉得冷。我们现在急需的是必须有旺盛的士气来御寒。”毛泽东这番耐人琢磨的话充满哲理,说得彭德怀把眼睛睁得很大。

“怎么解决?”

“打一个胜仗,解决士气和棉衣、给养问题。”毛泽东定下了决心。

这时,红军在陕北的阵容大振,由徐海东率领先期到达陕北的红25军与刘志丹领导的陕北红军主力合编的红15军团和红1军团合称为红军第一方面军。此外,还有陕北地方武装等。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宣布成立,由毛泽东任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任副主席,统一指挥红军作战。

陕北红军的突然大发展,使蒋介石坐卧不安。他在成都忙于调动刘湘川军堵截红四方面军于邛崃、名山、百丈关一线的同时,又多次胁迫西安附近的张学良东北军组织了5个师,向陕北红军根据地进攻,图谋合围红军于葫芦河与洛河之间地区而后加以消灭。其先头第109师、第106师两个师,于11月初占领了太白镇以后又占领了黑水寺,开始准备向富县直罗镇进犯。

站立在作战地图前的毛泽东,紧紧盯住国民党军的动向。最后他把红色铅笔圈划在了国民党东北军第109师和第106师的头上,地图上的歼灭地点就是直罗镇。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粉碎敌人要靠歼灭战,要靠枪杆子挫败敌人的阴谋,陕北根据地才能巩固。这个战役很重要,我也来参加指挥,怎么样?”毛泽东说。

“由主席策划并亲自指挥,我们肯定会打胜仗。”彭德怀等红军高级指挥员更加信心百倍。

11月5日,毛泽东传令红1军团军团长林彪和政委聂荣臻等人到象鼻子湾军委总部开会,明确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总部打直罗镇战役的决心,并研究战役具体部署。

毛泽东在讲了直罗镇战役的总体计划后,他把红军高级指挥员召集到了作战地图前。

直罗镇是一个不到百户人家的小镇子,三面环山,镇子的背面有一条小河流过。镇子的街东头有座古老的破寨子,地形很利于把国民党军放进镇子里歼灭。

战役部署定下后,毛泽东致电红15军团军团长徐海东,指示:“尽快消灭富县西部张村驿之地主民团武装;派游击队两个连进驻直罗镇,并对富县黑水寺游击。调查直罗镇以北地区及以南地区之道路、地形、人家情况,葫芦河能否徒涉,电告”。

发完给徐海东的电报,毛泽东还有些不放心,他把林彪喊了来,面授机宜:“你要对直罗镇附近的道路、地形、人家作详细调查。就给1天的时间,明天就将调查情况报告给我。”

此时已是7日中午,林彪看了一下手表,连忙从笔记本上撕下一页纸,书写命令,让警卫员先回军团部传达侦察任务。站在一边的毛泽东微笑着,他对林彪的雷厉风行战斗作风显然非常满意。几个小时后,林彪也骑马飞奔回到军团部。

8日,毛泽东收到林彪关于直罗镇附近情况的详细调查报告。但毛泽东对这个调查报告并不满意,复电林彪,要他再次作详细调查,并立即派人绘制直罗镇地形图,附以文字报告。

“各部队在驻地立即自行筹足7天粮食,以保障战役的胜利。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坚决打好这一仗。”毛泽东对直罗镇战役部署的精细程度令所有指挥员感到有一种巨大的压力。

毛泽东房间内的油灯开始彻夜不熄。急促的电报键击打声中,直罗镇战役的倒数计时器开始运作,各部队迅速向指定地点行动。

红13团团长陈赓接受任务后,高兴地回到部队,召开紧急战斗部署会,他的开场白似乎没有谈战斗,却突然问与会人员:“你们谁杀过牛?”

大家面面相觑,有人点头,多数人摇头回答说没有杀过牛。

“我们这次战斗要杀牛!当然不是草地上杀的那种牦牛。这头牛,在我们进入陕甘后,一直跟着我们啃屁股。我在干部团时,它啃过;到了红13团,它也啃过。我们虽然砍了它几下牛尾巴,扳了几下它的牛角,但它并没有老实。现在,党中央、毛主席下决心让我们这次回头一击,砸碎牛头,狠狠给它一锤,然后给它开膛破肚!”陈赓形象的比喻,到了这时大家才明白,这头“牛”原来是指国民党军第109师师长牛元峰所部。

“好,我们保证把这条牛宰了!”几个营长哈哈大笑后,异口同声地表示决心。

“我们红13团自从打了娄山关后,一直是当后卫,掩护全军。这次我抢来了这个硬任务,打头阵,拦住头打,一定要狠狠地打。”陈赓攥着拳头,摇晃着。他的羊皮“袄”腋下已经断了线,前后忽闪着的两块羊皮在陈赓的身体上只能说是悬挂着,已经说不上是穿衣。

“我们一定把直罗镇战役的胜利再写到红13团的战旗上!”几个营长纷纷表示决心。

“但是,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不要杀红了眼就什么也不顾,要注意政治瓦解。毛主席交代了两句口号,大家要记住:一句是‘宽待东北军’,一句是‘欢迎东北军掉过枪口打日本’,记住了没有?”

这两句口号,却一时把大家弄糊涂了。1营营长拧着脖子说:“这是打仗还是去贴标语?”

怎么,打仗就没有时间贴标语?”陈赓变得严肃起来:“毛主席让我们是又打仗又贴标语,孙子兵法怎么说来?这叫‘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最好的作战策略。你一喊话,他就放下枪过来,这才是真本事。大家不要忘记,这股敌人的老家在东北,他们的家乡被日本鬼子占了。”

“嗨,这瓢,简单!”1营营长拍着脑袋抱怨自己说,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红军进入紧张而秘密的战前准备,红1军团由毛泽东、周恩来指挥从北向南打,红15军团由彭德怀指挥由南向北打,对国民党军形成了蟹爪式的两面夹击态势。

19日,即直罗镇战役发起前两天,毛泽东组织红1军团和红15军团团以上干部在张村泽西端的川口子会合后,来到直罗镇西南面的小山头上察看地形,研究具体部署。

毛泽东挥舞着手中的木棍,谈笑风声,指点着直罗镇附近的山川村镇。这阵势与其说是战前调兵遣将,倒不如说是教书先生在手执教鞭,推演他胸有成竹的教案。

“在上海,你见过西班牙斗牛士的表演吗?”毛泽东提问陈赓。

“见过,惊险而精彩!”

“那好,现在你就是红军的斗牛士,先把你们13团的红旗舞起来吧!”毛泽东对陈赓布置“作业”。

“下课”的铃声响了,山头“课堂”上的人们迅速散向四方。陈赓带领担负“牵牛”任务的红13团小分队赶到太白镇方向去“惹牛”。牛元峰果然经不起四处红旗飘动的再三挑逗,开始发火了。

红军“斗牛士”挥舞红旗在前,“牛”怒气冲冲跟随在后,一头猛向直罗镇撞来。

“牛来了!”红军前哨部队发出战斗信号。

“国民党东北军第109师明日有到直罗镇的可能,我军应准备后日作战。”毛泽东通电两个军团。

“走吧!上观战台。”毛泽东说。他的指挥所设立在直罗镇北山吴家台北端高地,从这里可以直接观察整个战场情况。

路上,毛泽东遇到了林彪。毛泽东把几个指头扭在一起,向林彪做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人才明白的动作,笑着擦身而过。

“主席是什么意思?”参谋人员问林彪。

林彪没有言语,他走进军团指挥所,向着各师长命令:“要记住,我们要的是歼灭战,不是击溃战。只有歼灭战才有棉衣穿,这是毛主席的指示!”

20日下午,国民党军在红军小部队的节节抗击引诱下,进了直罗镇。先开进直罗镇的是国民党军第109师的3个团,后面的第106师开到黑水寺附近,就不敢再向前走了。于是,第109师就成了红军先歼灭的对象。

“进入前沿阵地,准备出击!”毛泽东见已是火候,下达了预击命令。

红1军团主力部队在接敌的这天晚上,却因走错了路,比预定时间迟到了1个小时。毛泽东等得焦急不安。

红1军团终于赶到预击位置。

“你们怎么现在才到,我等你们好久了!”毛泽东对林彪和聂荣臻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因夜暗,我们走错了路。”聂荣臻解释。

“没有什么可解释的。晚到了就是晚到了。赶快命令部队展开,记住:不要打成了击溃战,我们要的是歼灭战!”毛泽东再次强调打好这一仗的战役指导思想。

根据毛泽东的部署,林彪、聂荣臻指挥红1军团由镇北向南进击,其第2师3个团、第4师两个团和第1师的红1团直接攻击镇中国民党军;彭德怀、徐海东指挥红15军团由镇南向北进击。各部乘夜色迅速包围了直罗镇。

毛泽东站立在北山坡吴家台北端高地上。这里有几所破窑洞,3部电台联通了与红军各部队的指挥。

为了便于直接观察战场情况,指挥战斗,毛泽东没有进窑洞,却把指挥台设立在窑洞口一块大青石板上。

聂荣臻把军团部的警卫连放在毛泽东身边,加强警卫,以防万一。

“主席,你怎么上来了?”阵地上,红军指战员看到毛泽东等人也来到前沿阵地,出现在战士面前,既兴奋又担心。

“只准你们打仗,就不准我到这里来观观风景。我猜想,这场面肯定很美哩!”毛泽东笑呵呵地说。

“这里很危险!”

“你们不是更危险。这一次,我要亲眼看看牛元峰这头‘牛’挨宰呢!”

周恩来走到战士中间,抚摸着战士们身上单薄的衣服,亲切地问候:“同志们衣服单薄,很冷啊!”

“冷是冷,可我们不怕!”战士们的回答很响亮。

“很好,很好,就要有这个精神。不过,等一会你们就可以向敌人要棉衣喽!”周恩来的话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毛泽东也在开怀大笑,他习惯性地把双手叉在腰中,说道:“我们这次设了个口袋,把国民党109师这头‘牛’引进来了。我们用15军团拦头,4师堵尾,2师截腰,只要大家协同好,是能够把这头‘牛’牵过来剥皮开膛的。我们也就有了穿的和吃的,就可以在陕北扎下根,安下家。如果这一仗打不赢,我们在陕北就难站住脚,只好到新疆去,打通国际路线,那是我们极不愿走的继续走的长征路。”

“我们一定要打好这一仗,为革命把家安在陕北!”指战员们纷纷表示决心。

11月21日5时30分,拂晓,红军完成了直罗镇战役的全部部署。

“行动!”毛泽东的声音不大,出口后立刻变作电闪雷鸣。

千军万马冲杀向直罗镇。战斗打响,冲锋号频吹,拚刺声震天,山鸣谷应。

几路红军迅速占领了直罗镇周围的山头,控制住所有制高点,镇周围的国民党军全部被压到了山沟底。红军立即缩小包围圈,从南北两侧山头向镇中冲下去。

打到上午11时,红2师首先攻入直罗镇。红15军团将国民党军设在南面山上的阵地突破。国民党军像一群无头的苍蝇,从东涌到西,又从西窜到东。

直罗镇内外,两军激战在一起。

6架闪耀着青天白日标志的飞机在天空中吼叫着来回低飞,却难以寻找缝隙,分辨清敌我,把炸弹投下去。

红军胜利攻占直罗镇中的国民党军师部。牛元峰到了这时才后悔低估了刚经过长征的红军的战斗力,远不是“精疲力竭”。他只好带1个营逃进了镇东头的那个土围子,凭借寨墙继续顽抗。

“围而不攻,打而不拚!”毛泽东下令。

“为什么?”正在胜利追击中的红军指战员感到不理解。

“为减少部队伤亡,避免打消耗战。”毛泽东的解释很简单:“我们这些经过雪山草地能够生存下来的红军指战员,个个都是宝贝呀!敌人拿100个换我们1个,我们都不能干!”

中午时分,国民党军1个团的兵力突然窜出包围圈,直向红1军团指挥部冲来。这个阵地,本来是由红2师师长陈光负责带1个团来坚守的,但现在还没有来得及赶到。

“一定要把敌人堵回去!”聂荣臻一看形势紧迫,只好亲自挥枪上阵。

这时,军团部只有1个警卫排,情况非常危急。

“听我的命令,直属队所有人员操枪进入阵地!”林彪的动作很果断,说话间他的手枪已经横在胸前。

但是,直属队没有充足的子弹,每人仅有4发。警卫排又没有长枪,只能用驳壳枪进行短距离射击。

“多准备些手榴弹,等敌人靠近了再打!”左权参谋长命令道。

1000多个国民党军官兵猫着腰转眼间已经冲到了阵地前。聂荣臻、林彪、左权带领直属队的红军战士们首先把手榴弹砸向敌群。

手榴弹在轰响爆炸,尘土飞扬。

“好长时间没有像这样扔手榴弹了,还行!”林彪边扔边说。

如此近战打到军团的首长亲自扔手榴弹,在以后就极为鲜见了。反正林彪在以后再也没有这样扔过手榴弹。

红军战士们人人英勇奋战,阻击战斗打得相当艰苦。

“快!快把侦察连和工兵连调上来。不要动用在毛主席那里的警卫连。”左权向通信员命令。

聂荣臻挥动着驳壳枪,指挥着战斗。警卫员孙起锋紧跟在聂荣臻的身边,操双枪向着敌人射击。一股敌人冲上来了,孙起锋突然跃起,挡在聂荣臻的前面。

“小孙,注意隐蔽!”聂荣臻见孙起锋向前跃进了几步,朝着敌人狠狠打去,急忙喊叫道。

孙起锋的枪口下,倒下了几个敌人。国民党军的又一次冲锋被打退了。突然,只见孙起锋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扑倒在地上。

鲜血从孙起峰的胸口涌出,染红了军衣,浸透了他时刻背在身上的地图背囊。

小孙!你怎么啦?”聂荣臻跑上前来,抱起了孙起锋。

孙起锋已经停止了呼吸。

聂荣臻从孙起锋的身上解下图囊,背在自己的身上。这个图囊后来一直由聂荣臻保存着,后来交给了北京军事博物馆。

战斗打到中午,嘹亮的军号声中,红军增援部队到了。

“反冲锋!”林彪命令。

红军战士们呼喊着“杀”声,向山下冲击。

林彪大步向毛泽东的指挥所走去。

“天快黑了,要注意不要让土围子里的‘牛’跑了!”毛泽东提醒林彪。

土围子战斗在继续进行着,红军围而不打,给了牛元峰喘息的机会。

“快!增援我们!我们在直罗镇遭到了共军主力的围攻。”

牛元峰对着无线电报机惊呼。

“混蛋!你们1个师就打不过共军那几个散兵。我告诉你,共军的主力在黑水寺,106师在那里遭到共军主力攻击,你们应该增援他们!”国民党军军长董英斌训斥牛元峰。

“完了,完了!”牛元峰一听增援部队没有了希望,狠狠地摔下了话筒。

“喂?喂?喂!”话筒中董英斌急促的声音还在大声吼叫着。

“娘的!竟弄到了这种山穷水尽的地步,只有靠我们自己了,突围!”牛元峰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决定趁夜暗率残部逃出土围子。

漆黑的夜幕中,牛元峰连滚带爬悄悄溜出了土围子。

此刻,毛泽东并没有休息,牛元峰的一行一动都在红军的密切监视之下。毛泽东对林彪说道:“可以命令红75师出击了!”

直罗镇西南的山头上,手榴弹爆炸的火光骤然升起。红75师一阵穷追猛打,刚刚逃出土围子的牛元峰残部被全部包围歼灭。

国民党第109师的两个团和师直属队到此时已被全部围歼,无一漏网。镇子东头土寨子等地的国民党守军,于23日突围,也被红15军团在追击途中歼灭。

直罗镇战斗后,红军回头北进,准备消灭黑水寺的国民党军第106师。第106师得知第109师在直罗镇被歼,立即逃跑。

毛泽东命令红1军团追击,并指示聂荣臻:“这个106师师长沈克过去与我们有联系,你们在打了胜仗后要释放几个俘虏军官,让他们捎话给他们的上司,只要东北军同意反蒋抗日,与红军停战,我们现在俘获的人和枪,可如数归还。”

聂荣臻率领部队又消灭国民党军1个团,并遵照毛泽东的意图释放了一批俘虏。这对于以后争取东北军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起了很好的推进作用。

直罗镇战役,共歼灭国民党军第109师全部和第106师1个团,师长牛元峰被击毙,俘虏团长以下5300余人,打死打伤1000余人,缴获枪3500多支,轻机枪176挺,迫击炮8门,无线电台2架,子弹22万多发,棉衣等装备一大部。

红军指战员在战役结束后全部穿上了棉衣。陈赓对他那件羊皮“袄”还恋恋不舍地相了半天面,说:“我的这项发明,将来可以献给红军服装工厂。”

战役结束后,红军把被俘的国民党军官兵编成几个集训队,针对这些官兵都是东北军的特点,广泛开展政治工作,讲枪口应该一致对外,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抗日救国。晚会上,一曲“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更是拨动了东北军官兵的思乡之情和抗日义愤。经过教育,许多俘虏要求参加红军。并对愿意回东北军的,发给路费,释放回去。许多俘虏表示:红军大仁大义,我们回去后再也不同红军妄动干戈。1个月后,东北军将领张学良思前想后,亲自向红军写了封感谢信,说为了答谢红军对被俘东北军官兵的宽大处理和友情相待,特派飞机向中共中央所在地瓦窑堡空投了一批弹药和60万国民党政府发行的中央钱币。

11月30日,毛泽东在红一方面军营以上干部大会上,对直罗镇战役进行总结和报告,他说:“长征一结束,新局面就开始。直罗镇一仗,中央红军同西北红军兄弟般的团结,粉碎了卖国贼蒋介石向着陕甘边区的‘围剿’,给党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的任务,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直罗镇大捷,足使毛泽东手舞足蹈高兴了好几天。12月2日,他放下手中的诗稿,哼着刚从祝捷大会上听来的陕北小调,弯腰进了电报室,高兴地指示电台报务员:“快发个电报,向朱德总司令他们通报这个好消息,有苦同受,有佳音同享嘛!”

毛泽东口述电报:“发朱德、张国焘、刘伯承、徐向前、陈昌浩:直罗镇大捷。一方面军在中央的正确领导下,粉碎了三次‘围剿’,正在猛烈扩大红军,猛烈发展苏区,准备迎接战斗的胜利。毛泽东、彭德怀。”

千万里之外的徐向前首先看到了毛泽东发来的这个电报,他兴冲冲地找到张国焘,说: “快看呢,中央红军在直罗镇打了大胜仗!我们出个捷报吧,对我们的部队肯定是个鼓舞。”

出乎徐向前所料的是,张国焘的表情非常冷淡,轻描淡写地说道:“不要管他们,用不着出捷报!”

直到这时,徐向前方明白张国焘的心中仍对毛泽东和党中央耿耿于怀,甚至置个人情感于红军和党的最高利益之上。原来多少对张国焘存有敬重心理的徐向前越来越对张国焘用异样的心态考虑问题而不解,怀疑和不满与日俱增。


标签:第二十四回 
相关评论
本类推荐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备案号:京ICP备1002076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