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南国大爆破

军统爆破队员财迷心窍趁火打劫

时间:2012-3-31 10:37:16  作者:陈 宇  来源:  查看:672  评论:0
内容摘要:在汤恩伯召开秘密会议部署抢运黄金的同一天, 4月28日,杜长城率爆破总队从南京辗转撤退到了上海。有一些特务眼见解放军渡江成功,知道蒋介石的江南半壁江山已是迟早难保,因此对战事的发展和自己再在爆破总队呆下去的前途,感到非常的悲观失望,不少人已经发生动摇,有些人趁南京混乱之机开了小差...

在汤恩伯召开秘密会议部署抢运黄金的同一天, 4月28日,杜长城率爆破总队从南京辗转撤退到了上海。有一些特务眼见解放军渡江成功,知道蒋介石的江南半壁江山已是迟早难保,因此对战事的发展和自己再在爆破总队呆下去的前途,感到非常的悲观失望,不少人已经发生动摇,有些人趁南京混乱之机开了小差。当杜长城退到上海清点爆破总队人数时,知已跑掉两百多人。但经过南京战火考验的这留下来的绝大多数爆破人才,却都是反共的死硬分子,是毛人凤赖以在此后几个大城市中进行大爆破的骨干。

为了挽留住爆破队员的心,毛人凤煞费苦心地与杜长城商量对策。

杜长城在毛人凤面前讲话很放得开,不像别人那样提心吊胆。他一开口就好像始终都有着一肚子的气,说:“我看还是以家法先抓几个逃跑分子和胆小鬼,杀了再说。”

毛人凤点了点头:“对,是时候了,要杀!队伍精干些,更有利于行动。不过,愿意跑的就让他们跑吧。”他知道,当今盛行逃跑之风,连本局的情报处处长何芝园都早已请长假去了台湾,还想改行当商人。他曾为此大骂何芝园是“胆小鬼”,但仍是没有办法挽留何芝园;上海市警察局副局长张师也请求辞职去台湾,想去办农场。这些消息传开后,有钱的大特务无不在算计着自己的退路,想早点离开内地,纵然不能到海外当寓公,也希望先到台湾去。

最使毛人凤震惊的是上海救济总署汽车总管理处处长余乐醒(又名余增生),竟与中共方面发生了联系,在所住愚园路家中掩护有中共地下党的一部无线电台。因此,前不久,非常担心军统特务弃暗投明的毛人凤,在向蒋介石报告后,决定立即捕杀余乐醒,以杀一儆百。然而,当他命令上海稽查处的特务去逮捕余乐醒时,该处、科、股一级的特务却因为多数都是余乐醒的学生,竟暗中打电话告诉了余乐醒。执行逮捕任务的特务赶到余家时,余乐醒神奇地刚在半个小时前走出家门,去向不明。毛人凤尤感窝火,认为这是军统内部的一大耻辱,他向负责在余乐醒家门口化妆执行监视任务的特务大发脾气,并把稽查处处长黄加持也狗血喷头地痛骂了一顿。

毛人凤哀叹:像他毛人凤和杜长城这样对党国忠心耿耿的能有几个?

“我看我们何不将计就计,如此这样……”杜长城诡秘地故意没把话说完。

“怎么样?”毛人凤问。

“你刚才说,总裁让我局负责把上海的黄金、白银,尽量全部收集起来安全运到台湾。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借此机会犒饷一次弟兄们。”杜长城的话说得拐弯抹角。

“怎么个犒饷法?”毛人凤故意装作不懂得,问道。

“这个年头,命都不值什么钱了,重重赏之下才会再有勇夫。”

“重重赏?”

“中央银行里的我们不敢动,其他的我看还是可以考虑的。我们可将计就计一方面执行了委员长的命令,让上海的这些肥猪们出出血;一方面也照顾了弟兄们的利益,使他们不跑更能保财发富。”杜长城说出了他的建议。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能起到挽留军心的作用。但你们要注意,适可而止。” 毛人凤心中明白,此时的杜长城何又不是想乘机捞一把。自从爆破总队撤入上海市区后,他就从杜长城、胡凌影望着大上海林立的商店那贪婪的目光里,看出了这一点。

“是。”杜长城爽快地回答。

与此同时,毛人凤又下令给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处,也让他们做好抢劫的准备。他向稽查处处长黄加持训令道:“东西不抢走和破坏,就会落到共产党的手中,不如现在我们就把这些东西先占有了。”他的意思很明确,是说即使手下人假公济私,也比把这些财物送给共产党要好。

为此, 毛人凤制定了一个“财务计划”,他预测在上海至少可抢到6万两黄金和大量美钞,这足够他保密局一两年的经费,他自己也会从中得到不少。

这天下午, 毛人凤在上海南阳路145号国防部保密局办事处召开该局在上海的各处处长局务会议。

等大家坐定后,毛人凤就沉重地报告说:“南京现在已经被共军占领了,上海非常危险。估计共军在南京略事休整,就会来攻打上海。以长江那样的天险,还被共军打过来了,上海是不易守住的。我这次到复兴岛见了总裁。总裁指示说,已令汤恩伯保卫上海,至少要守住一个月,叫汤会同上海市代市长陈良和行政院物资局局长江杓,将上海所存的黄金、白银和物资运往台湾,以免资敌。”

当毛人凤说到长江,说到南京、上海,与会者一个个都愁眉苦脸,但一听说到黄金、白银,大家好像都来了精神。毛人凤继续讲道:“总裁给了我以下任务。” 他站立了起来,会场上,全体人员都像木偶一样,“刷”地一声,动作整齐地从椅子上弹跳起。

“总裁给我局的任务是:

一、协助汤恩伯、陈良等办理抢运物资工作;

二、控制上海的轮船、帆船及大小木船;

三、 集中沪杭甬(宁波)一带的交警部队,以6个总队加入战斗序列,保卫上海,归汤恩伯指挥,以两个总队担任护运物资的工作;

四、监视上海的资本家,勿让他们将物资偷运往香港等地;

五、发给应变费金圆券一亿元。”

毛人凤宣读完蒋介石的命令,全体坐了下来。他继续讲道:“关于集中交警部队,控制轮船、帆船和大小木船及护运物资等工作,我已经命令交警总局副局长郭履洲负责分别办理;关于调查上海资本家的物资和监视工作,我已经命令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处长黄加持负责;关于一亿元应变费,我已经与俞局长(指原任蒋介石总统府军务局局长俞济时)商量好。并通知顾总长(指参谋总长顾祝同),希望老郭(指参加当天会议的本局第五处即经理处处长郭旭)迅速前往国防部洽领。”

蒋介石赋予国民党保密局的这一从大上海抢掠财物到台湾的计划,很快在毛人凤的部署下全面展开。郭旭在当日就到国防部预算局和联勤总司令部财务署驻上海办事处,将一亿元的应变经费领了回来。

毛人凤遵照蒋介石的训令,为了尽量拖长固守上海的时间,以便能把市内的黄金等财富转运台湾,命令杜长城在此时的任务,是会同汤恩伯的部队在上海市周围的野战工事前敷设炸药,炸毁工事前的民房、厂房等建筑,以扫清射界;并着手在撤退后炸毁市区内重要公共建筑、工厂、水厂、电厂和机关的爆破图绘制工作。

然而,这杜长城一旦对黄金入了迷,就整天想方设法弄“肥猪”,敲诈资本家。他与总队副胡凌影满上海乱窜,到处画爆破图,标爆破点,弄得人心惶惶。一些工厂为了让这些丧门星们“画”掉爆破图上的红点,只好出点金银把这些人打发走。这倒正入了杜长城这帮人的圈套。不过,杜长城、胡凌影在开始没有想到,黄金这玩艺儿弄顺了手,也就放不下,到最后竟成了勾魂物,他们为此竟最终送了性命,毛人凤若不是宋美龄说情,也为此差点丢了脑袋,这是后话。

保密局的工作在毛人凤的精密部署下,快节奏地运转着。但分配给上海稽查处处长黄加持的工作却做得让毛人凤很不满意。由于黄加持对上海资本家的资产调查和监视准备工作在事先做得不严密,不但有钱的资本家闻风后藏匿了起来,使黄加持满上海都找不到一个该找的人影。而且,黄加持连这些资本家的钱和财物放在什么地方也搞不清楚。结果是除了特务们各自显神通趁机捞了一把外,有计划的大规模抢劫却没有能够实现,这是最使毛人凤不满意并感到遗憾的,使他的抢劫勒索计划没能得以实现。毛人凤每谈起此事,总是大骂黄加持太不中用,没有听他的命令。

而黄加持也有自己的苦衷,他逃到台湾后向人诉苦说:“汤恩伯、陈良和江杓,在上海撤退前夕,抢运到台湾的物资不少。总裁对他们很满意,特别是陈诚对他们满意,向总裁保汤为东南军政长官公署的副长官,保陈良为参谋次长,保江杓为经济部次长。 只有我倒霉,我是共军渡江前的3月间才由南京稽查处处长调任上海稽查处处长的,而上海的资本家大多数在去年底和今年初就逃到香港去了。他们的物资也早已是运的运香港,藏的藏起来了。如杜月笙、王晓籁等,去年12月间就跑到香港去了,荣德生也走了,叫我怎样去监视他们和找到他们的物资呢?上海撤退时,我最后撤退,飞机轮船都没有了,我乘了一个小渔船,划了两天多才到定海,风浪又大,几乎命都送了。到台湾后,毛人凤先生竟还处处骂我不中用,没有完成任务,真是冤枉呀!”


标签:南国大爆破 军统爆破队员财迷心窍趁火打劫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备案号:京ICP备1002076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