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南国大爆破

扫清射界:郊区开始大爆破,市区紧伴大屠杀

时间:2012-3-31 10:36:23  作者:陈 宇  来源:  查看:815  评论:0
内容摘要:上海大爆破的序幕是从郊区拉开的。杜长城爆破总队的两个大队奉命配合汤恩伯部队保卫上海,以扫清射界为名对市郊的一些建筑物实施了大爆破。5月4日至10 日,上海四周浓烟蔽天,爆炸声四起,大地都在摇摆中。国民党军防守上海的阵地,早在1948年就构筑有钢筋水泥的堡垒群,但是没有完成阵地和编...

上海大爆破的序幕是从郊区拉开的。杜长城爆破总队的两个大队奉命配合汤恩伯部队保卫上海,以扫清射界为名对市郊的一些建筑物实施了大爆破。5月4日至10 日,上海四周浓烟蔽天,爆炸声四起,大地都在摇摆中。

国民党军防守上海的阵地,早在1948年就构筑有钢筋水泥的堡垒群,但是没有完成阵地和编组工作,阵地内部交通和附防御设备等还没有动工。渡江战役后,退守上海的国民党部队接到以此工事进行防御时,才发现原先构筑的这些堡垒群有很大一部分是位置修在了建筑物中间或者建筑物后面,无法对外射击。官兵无不痛骂国防部派出指导构筑工事的人无能。实际上,上海市郊区建筑物相当密集,有些也是根本无法避开的;另一方面原负责选择阵地和指导构筑工事的人,因向建筑物的业主索贿不成,也就分明有意地将工事修造在了建筑物附近,以泄私愤图行报复。

时住在上海复兴岛上的蒋介石,在接到国民党守备部队关于防御工事无法使用的报告后,首先是把汤恩伯训斥了一顿,并下命令给各守备部队:为了清扫射界,凡位置在既设阵地周围1000米以内的所有公私建筑物一律拆掉、炸毁、犁平。有延缓执行者严惩,对拦阻者格杀勿论,并令毛人凤的爆破总队协助军方完成这一紧迫任务。

蒋介石为此已经预料到那些因扫清射界而失去房屋产业的人,肯定会对国民党政权大为不满,这些人若留在上海很可能会制造事端,因而他又下令将这些人一律驱逐疏散。上海防守司令部为此制定了一个疏散计划,仅第一期因清扫射界必须拆除房子疏散的就高达80万人。

时防守上海的国民党第五十四军第八师师长施有仁对这一经过有较详细的文字记载,他回忆说:“被拆除的房屋产业丝毫不给赔偿代价,被驱逐疏散的人既无妥善安排,又无分文资助。当时受害的人既感房产丧失、生计断绝,又遭驱逐疏散,瞻望前途渺茫,又加上反动部队鞭打绳拴的逼迫,一时上海周边哭声载道,怨气冲天。反动部队内有些良心未泯灭的人,对此惨相,目不忍睹,下不了毒手,但是终归抗拒不了汤恩伯和蒋介石的严令督逼。”

杜长城在上海城郊大爆破中大显身手,带领他的爆破总队对一些军方无法拆除的建筑物完成了施爆。杜长城亲自到第一线示教,一些原先对爆破技术实地操作不熟练的队员,在他的训导下逐渐掌握了爆破技术。一排排房屋和楼房在杜长城的面前轰然倒塌,在他看来,这犹如他儿时在土堆上做游戏一样,他开心极了!

为此,毛人凤对杜长城的教学有方、爆破才能和战斗精神大为赞赏。5月13日,毛人凤在淮海中路1414号楼下召开保密局处长以上会议,出席会议的有30多人。毛人凤在主持会议中即多次提名表扬杜长城,说:“杜总队长的精神应该是我们目前重点要振奋的。我们要学会在困难的时候不因形势的变化而气馁,不能置党国的困难于不顾。要本着以往的意志继续干下去,要更加坚强。我们应在上海维持到最后时刻,最后一个撤退上海的党国军人就应该是我们。潜伏下的还要继续和共产党斗争到底,以报答领袖平日爱护的苦心。杜队长在东北、华北、南京和上海等地的爆破工作就很有成绩,我们大家都要向他学习。”

毛人凤的激励和鞭策,使杜长城得意得有点疯狂了,他的爆破欲望愈加增长成瘾,到后来他简直是一天听不到爆炸声,这天晚上他就会睡不着觉。他在白天索贿后,晚上在灯光下听腻了银元、金条的撞击声,又会来到白天来过的地方,亲自动手把贿赂主的楼房送上半空,听一听爆炸的声响。

爆破队的特务们在杜长城的带领下,满上海乱窜,他们到了哪里,哪里就要遭殃。 他们赶到江南造船所,这里的重要设施是3座船坞,是造船所的关键所在。工人们为了防止破坏或减少损失,利用放水保坞的办法,将每一个船坞都放满了水。特务们望着被浸在水中的船坞,一个个傻了眼。但他们仍穷凶极恶地把炸药捆在露出水面的船坞半截闸门上,点燃了导火索。3个船坞各重200余吨的闸门上半截被炸飞。 解放后,,工人们用了半年多时间才将这3个船坞修好。而杜长城为此却觉得损了他的爆破技术,在以后曾多次让部下模拟炸船坞,以积累经验再干。

隆隆爆炸声中,毛人凤的大屠杀计划也与大破坏、大抢劫同时进行。

还在南京撤退时,毛人凤曾特向蒋介石建议过,决定新成立一个与爆破总队一样庞大的行动总队,专事逮捕和屠杀活动,以配合撤退前的大破坏、大抢劫整体行动,对无法转走的狱中政治犯或不愿去台湾的“异己分子”投共者进行秘裁。蒋介石当即批准了毛人凤的这一计划,同意再增加2000人的编制和预算。毛人凤把本局特务头子沈醉从昆明调到南京,在准备布置暗杀李宗仁的同时,开始筹备这个行动总队的成立。

但计划易定,人员难选,沈醉从人事处提供的几百人中,初步仅挑选了近50人。毛人凤为此非常心急,多次催促沈醉完成建队工作,说:“在说干就干这一点上,你应向爆破总队的杜长城学习。”

在南京准备撤退前,毛人凤曾布置了一次大逮捕。当时,他得到蒋介石的命令,南京临失陷前还不走的军政大员,一定是要在之后投向共产党的,除了先劝他们早点离开外,到时不走的一律逮捕起来。后来,特务们为了顾命抢着离开南京向上海逃跑,毛人凤想制止也制止不住,其搜捕计划也就没有能实现。为此,毛人凤一提起这事就对特务们发火。

所以, 毛人凤一到上海, 就拿着一张名单对保密局上海站的站长王方南说: “上海还有些实业界、金融界、社会名流和国大代表、立法委员现在没有去台湾,要注意他们是不是准备赴台,不要让他们留在上海将来为共产党所利用。你看一看,这个名单上的人都走了没有?”并让上海警察局局长毛森立刻动手把名单上的人逮捕起来。

杀人不眨眼的军统特务头子毛森,以上海市警察局局长兼凇沪警备司令部执法处处长的特别身份,重握平民生杀大权,在上海滩可谓是威震四方的一霸。他杀人到了可以随便根据一个人的名字顺不顺耳就判决是否立刻处决,在警察局的院子里,他即可对人“验明正身”,在他的一挥手下,直接将人绑赴闸北北宋公园行刑。

被枪决者验身时,国民党特务们往往要在警察局大门口遮上一块黑色的大布。将“罪犯”绑赴刑场前,给每个人吃一碗阳春面,由附近“小常州”面店(解放后曾改称曙光饭店)供应。所以,从这里路过的人如果一旦看到警察局大门口遮上了黑布,就知道要枪毙人了,而“小常州”端进几碗阳春面,也就由此推知要枪毙几个人。

临近解放时,毛森遵蒋介石、毛人凤之命,更是把整个上海搞得一片血腥气,天天有人被杀害,天天有人被抓进拘留所。拘留所里的人一挤满了,这里的小特务们知道又要到“小常州”多端几碗阳春面了。毛森也知道自己不分青红皂白,杀人太多,他怕引起社会舆论激化,把一部分政治犯当做“扰乱金融物价的银元贩子”,公开枪决,以欺骗群众。

毛森在上海临解放前的血腥大屠杀中,先后杀害革命志士多达1300人。仅如解放军京沪特派员刘钧成,参谋黄培中,联络员陈玉山,情报组组长张伟,谍报员杨剑民,第九分区参谋汤新民等5人:爱国民主人士有民革南京分会主任委员孟士衡,宣传委员吴士文,交通联络员肖俭魁,还有陈惕卢、张达生、方志农、朱大同、王文宗等几十人。其中,中共地下党员被害者有近百人。一些贩卖银元的,也以破坏市场、为共产党执行地下活动等罪名杀了10多人。

国民党特务在其主子的指令下,像疯狗一样到处捕人、杀人。中纺七厂等厂的护厂队负责人,先后遭到逮捕。国民党军警和特务在装甲车的掩护下,冲进工厂。在第一毛纺织厂,特务们企图逮捕护厂队负责人。工人们被激怒了,有人勇敢地躺在装甲车的车轮前,但终未能阻止特务们捕人。有些厂中的负责人被逮捕后,直到解放后才出狱,有的则被秘密杀害。

4月26日深夜, 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出动了一万多人的军警特务,包围了各个大学,越墙而入,他们根据事先掌握的黑名单,在校园内大肆搜查,直到29日才结束了这次大搜捕, 有350多人被捕。尽管中共地下党组织事先得知了大逮捕的情报,及时采取了措施,但这次大搜查,仍有没有来得及隐蔽的70多名地下党员被捕。次日,国民党当局宣布疏散15个郊区学校的学生,限令两天内全部离开学校。

当解放军的炮声响起在上海市近郊时, 5月24日,军统上海站站长王方南根据毛人凤的指示,把文书、人事和会计档案,分装在木箱和皮箱内,乘由毛人凤特别拨出的两艘机帆船运往台湾;并命令本站文书股长和人事股长将上海市政府调查处所存的情报档案, 全部运往武定路923号上海市政府调查处职员宿舍内的草坪上烧毁。纸灰飞腾中,昭示着国民党从上海大撤退的最终时刻已经到来。

多难的上海哟!腾腾杀气鬼追人,熊熊火光焚鬼魂,而听惯了爆炸声的杜长城在忙活黄金的同时,也耐不住寂寞了。


标签:南国大爆破 扫清射界:郊区开始大爆破 市区紧伴大屠杀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备案号:京ICP备1002076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