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南国大爆破

爆破队特影回闪羊城

时间:2012-3-31 10:33:57  作者:陈 宇  来源:  查看:401  评论:0
内容摘要:国民党军统爆破总队自上海撤退后,一部分人乘船去了台湾,一部分人来到了羊城广州。 时国民党政府在1949年年初已迁都到这里。国民党当局在加紧部署长江防线的同时,就对固守江防信心不足,将国防部的主要部分先后以陆运和海运迁到了广州,在南京设立“前方作战指挥所”,但凡是军事上一般例行工作...

国民党军统爆破总队自上海撤退后,一部分人乘船去了台湾,一部分人来到了羊城广州。

时国民党政府在1949年年初已迁都到这里。国民党当局在加紧部署长江防线的同时,就对固守江防信心不足,将国防部的主要部分先后以陆运和海运迁到了广州,在南京设立“前方作战指挥所”,但凡是军事上一般例行工作和不急之务,均在广州办理。 南京、上海解放后,6月,代总统李宗仁逃到广州,便又在这里设立了代总统府。 7月中旬,李记国民党政府决定在广州市丰宁路建立广州卫戊总司令部,拉开了保卫广州的战幕。

8月1日,国民党政府在广州正式宣布成立卫戍总司令部,以参谋次长李及兰为总司令,第二十三兵团司令刘安琪兼广州卫戊总司令部副司令。任命谭熠麟为总司令部参谋长,李祟诗、邹其光为副参谋长,龚少侠为办公室主任,谢镇南为政治部主任,黄英华为作战部主任,谭南光为后勤部主任,曾绍贻为司法处处长,程一鸣为保防处处长。

这时,在台湾的蒋介石预测到广州的失守已是指日可待的事,广州大破坏的计划开始在他脑袋里打转转。8月2日,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离开南京回国。蒋介石更是越想越感到气恼,他把毛人凤喊了来,询问美国人在台湾的情况及对“保卫广州”的方略。

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时正和美国的中央情报局合作, 在保密局内设立了一个 “中美联合办事处”,简称“联公办”。主任是前军统局中美合作所的翻译刘镇芳,办公处改在台北市厦门街。

“联公办的美国人也对我们很不满,对我们在南京、上海撤退前的行动没有说什么。”毛人凤向蒋介石汇报说。

蒋介石陷入沉默,几分钟后才说:“对广州还是按原计划办,该炸的还是要炸!”

“好,我去布置。杜长城和胡凌影就在这里。”毛人凤体会着蒋介石的话,既不敢把调子说得太高。也不敢说得太低。

9月4日, 时在台湾的胡凌影即奉蒋介石之命,带领6名爆破队员先一步来到广州,做大爆破前的调查准备工作。他们非常秘密地进入羊城后,来到保防处处长程一鸣的办公室,为的是先打个招呼,免得这里的“地头蛇”们惹麻烦。这几个爆破队员都是北方人,曾在程一鸣的手下当过学生或干过事,所以他们一进门就尊称程一鸣是老师,借口说是专门拜见老师来的。

程一鸣有些不解地问胡凌影:“你们是经广州回台湾吗?”

“我们是刚从台湾来,暂派在广州卫戍总部工作。”胡凌影回答,他却回避了自己来广州的真实意图。

胡凌影带领的军统爆破队在向李及兰报到后,从此直接在保密局的指挥下,在广州卫戍总司令部内秘密开始了大爆破的准备活动。他们走街串巷,忙于对广州爆破目标的选择,然后制定大爆破的计划,匡算所需炸药数量。一切行动都处在极秘密中。

广州大爆破的消息最早是由李及兰在9月底的一次会议上透露出来的, 他说: “我们如果万一守不住广州,就决定把广州炸毁。”

闻者无不感到惊诧。

大破坏的计划,原来规定由作战部草拟,会同保防处执行。保防处处长程一鸣当场问李及兰:“本部要做准备吗?”

李及兰却摇头不答。

程一鸣感到异常难理解了:“我保防处要会同拟定大破坏计划;可又没说让做准备。这不奇怪么?”

散会后,程一鸣感到事情重大,李及兰如此含糊不清的态度,不能不使程一鸣多长一个心眼。

程一鸣迷惑不解中,突然想起了胡凌影那伙人的神秘行踪。这伙人在兰州训练班都是专门学习爆破和暗杀专业的,他们此时从台湾专程而来,在广州卫戍总司令部的掩护下,很有可能就是执行破坏广州任务的专门人员。

程一鸣在电话中找到了胡凌影,相约到太平馆吃烧乳鸽。

吃得满嘴流油的胡凌影举着一只鸽子头,才神秘地对程一鸣说:“上次拜见老师,因为同学多,谈话不便。我们这次由台北出发时,毛(人凤)局长曾告诫过,不可暴露此行任务。其实,我们要做什么事,是蒙不过老师您的。”

“是嘛。我只知道一点。来,吃,这太平馆的和平鸽看来是飞不走了。来,接着。”程一鸣欲擒故纵,旁敲侧击,又把一只乳鸽夹到了胡凌影的面前。

胡凌影压低嗓门说:“我带来的这批同学,是隶属保密局的技术总队,队长是杜长城,也是老师您的学生。总队大部分人员多是同学,这次来广州,是准备在广州撤退时,进行彻底大破坏的,要炸毁广州的水厂、电厂、交通桥梁和军事设备。”

“现在准备得差不多了吧?”程一鸣问。

“基本上有个数了。最近就要向李司令汇报。”胡凌影透露说。

军统爆破队的行动的确也很迅速,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爆破图的绘制。 9月23日上午, 胡凌影携带所绘制的大爆破草图,向李及兰汇报大爆破计划。从图上看,广州市区几乎所有大的公共建筑设施下面都已标上了爆炸符号。

李及兰的眼睛在爆破图上搜索着,他看得很慢,自来水厂,电力厂,海珠大桥。最后,他的眼光停在了海珠大桥上,然后问道:“符合总裁的意图吗?”

“是的。是根据蒋总裁的指示所部署的。”胡凌影说。

李及兰继续翻看下面的图纸,一张爆破所用炸药数量表横在他的面前,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倒吸了一口气,问道:“需要这么多炸药?”

“我们是根据被破坏物的结构和从最佳部位施爆来决定用多少炸药的。图上所标的已是最低限度的用药量,都是经过精确计算了的。是得需要这么多。”胡凌影说得很自信。

“恐怕整个广州也弄不出200吨炸药啊!能从别的地方支援一些?”李及兰说。

“别的地方?什么地方啊!都成共产党的天下了。我实话告诉司令吧,你别指望会从台湾或别的地方能运炸药来,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胡凌影说。

“可我们对此无能为力啊!”李及兰说。

“要完成蒋总裁的指示,这个数字还是个保守数字。”胡凌影的这句话说得使李及兰没有再敢叫苦,他知道只有硬着头皮想方设法干了,当务之急是赶快筹集炸药。

李及兰半天没有说话,他在思考着怎样筹集这些炸药:“我马上让补给区筹集炸药。”他把电话打到了补给区,下达了筹集炸药的命令。接着,他又问胡凌影: “在技术上,你能有什么办法,既完成了爆破,又少用炸药?”

“那只有用替代品,用废弃的炸弹、手榴弹、炮弹辅助爆破也可以,但效力差些。”胡凌影以专家的身份建议。

“那只好尽力而为了。”李及兰说道。

几天后,李及兰在一次会议上郑重命令后勤部主任谭南光:“你要给补给区多准备一些炸药、雷管、导火索。”并对补给区下令说:“补给区应赶快将现存的废炮弹和一切可爆炸的东西搜集起来,集中到卫戍总司令部备用。”

而胡凌影在暗中却做着李及兰所根本没有想到的事,他把蒋介石特别批来的一部分炸药倒卖掉,换成了黄金,塞入自己的腰包。又对广州市区的一些标上爆破图建筑物的业主敲诈勒索,明言可赎不炸,但非黄金不可。胡凌影由此两面皆刮油,他得意忘形地笑了,“爆破图中原来也有黄金屋!”


标签:南国大爆破 爆破队特影回闪羊城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备案号:京ICP备1002076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