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南国大爆破

十八勇士血祭大渡口

时间:2012-3-31 10:24:30  作者:陈 宇  来源:  查看:299  评论:0
内容摘要:满脸杀气的陈海初、王知良急冲冲下车后,吼叫着把几个还在厂中的厂负责人集拢一堆, 传达国民党国防部渝管制第601号训令。王知良那五音不全的嗓子,把这个训令念得更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听到没有?爆破!爆破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全厂立即停工,所有员工一律离厂回家。安全嘛,由重庆卫戊司令...

满脸杀气的陈海初、王知良急冲冲下车后,吼叫着把几个还在厂中的厂负责人集拢一堆, 传达国民党国防部渝管制第601号训令。王知良那五音不全的嗓子,把这个训令念得更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听到没有?爆破!爆破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全厂立即停工,所有员工一律离厂回家。安全嘛,由重庆卫戊司令部派兵保护工厂。这是市长杨森的命令,看到没有。”

王知良把手中的训令向大家抖动着, 可谁也没敢抬头看一眼。 这“爆破”与 “安全”和“保护”之词由这特务口中同时说出,真不知这究竟符合哪门子逻辑。接着,陈海初把那黑色高筒牛皮靴向吉普车门踏板上“哐当”一站,惊得大家为之一呆,他开口直言:“没什么好说的了。现在我以指挥官的身份宣布,解散工人护厂队,立即撤出厂房。有些事,你们也不要难为我陈某,否则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陈海初一边说着,另一只脚也踏进了吉普车,轰鸣的马达声中把“情面”那两个字甩得远远的。

两个小时后,厂内的警卫大队及护厂队被交警武装特务赶出了厂外。而发电厂内的10多名工人在刘家彝、简国治领导下,死守在厂内,围墙上嗡嗡作响的电网使特务们望而却步,无法从正面进厂。离预定爆破时间很紧了,急得欲立命完成任务的特务们抓耳挠腮,遂施诡计从正面厂门吸引住守厂工人的注意力,10多个武装特务从电厂后面的悬岩上搭长梯偷偷爬进了厂区,守厂工人冷不防背后特务包围了上来,在枪口逼迫下,一个个被捆绑出厂区。在特务们的得意狞笑中,工人们泪水长流。

江面上, 暮霭沉沉,100多名搬运工人在特务的淫威下排成几列,把船上的几百箱炸药卸了下来,运进厂区先堆积在地磅房。然后,由王知良按爆破图所标,指挥各个特务分别押着携带炸药的搬运工走向预定分工爆破目标。

工厂中一切机器都停了,昏暗的路灯由白变黄,再变为一点红星,最后全部熄灭了,随着发电厂内的护厂工人被捆绑出厂外,喘着粗气的涡轮机在“吭哧”了最后两声后再也动弹不得了,全厂一片漆黑。简国治的家离厂区很近,他和几个工友们焦急地趴在窗台上,眺望着工厂中几束手电筒灯光像鬼火一样来回游动着,这是特务们在安放炸药。

已是30日凌晨2时, 国民党特务把10多吨炸药分别安放在了装有两台1500千瓦发电机的一所透平机房和二所的20吨炼钢炉、 100吨炼钢炉等重要部位。此时,江北岸传来了其他股特务炸厂的轰鸣爆炸声,特别是重庆市东南不远处解放大军的隆隆炮声,尤使第二十九兵工厂中正摸黑放置炸药的特务们震惊,事后看来他们已来不及在每堆炸药上串接上导火索,仅是在炸药堆上插进定时引爆器就仓皇喊叫着逃离厂区,王知良特别叮嘱那个在引爆器上定时的特务:“一定要留够我们撤到登陆艇上的时间!”

哨子声,狂呼声,急促的跑步声掠过厂区,遁入阴森森的寒夜里。伏在窗台上的简国治欣喜地说道:“国民党逃跑了!听,解放军的炮声很近了!”他回头向妻子程其锋说道:“我出去看看。现在的重要任务是保护好电厂,以后生产要用水用电。”妻子关心地问道:“现在外面还很危险吧?那么多炸药。”简国治坚定地回答:“正因为危险才要去保护它。”说着转身从枕头下取出锋利的匕首装入裤袋,刚欲出门又回转来把定亲戒指轻轻带在妻子手指上,并把伴随他度过大学校园生活的钢笔和手表取下放进妻子颤抖着的手里。简国治一定明白此刻妻子所说那“危险” 二字的分量。妻子呆呆地望着丈夫坚毅地跨出了门口,他身后立刻有一群工人簇拥着向电厂奔去。

厂区内,特务们把炸药堆放在机器上、锅炉旁、电机问,电厂内上上下下都布满了炸药,有的雷管露出半截,大有一触即爆之势。简国治立即派曹仲良等人跑到李子林医院后山防空洞内,找到王厂长组织人力抢运炸药出厂区。古传贤闻声不顾正躲在山洞里发高烧已生命垂危的儿子和已怀孕的妻子王秀珍,奔出山洞投入护厂斗争。晨光中,简国治去找厂长的来回途中两次路过家门口,儿子伸着小手喊着: “爸爸!爸爸!……”但他来不及抱一抱孩子,继续向厂里跑去。

一所所长黄国安带人也赶来了。刘家彝和简国治等人立即指挥来到的20多个人排成一条长龙, 十万火急地把一箱箱炸药向离厂房较远的空地上传运。7时过,锅炉房内的炸药被安全运出去了, 大家又转移到发电机房转运放在这里的100多箱炸药,简国治、黎勋文、黄国安等技术人员,竭力尽快想从炸药堆中寻找出启爆引信。时间一分一秒地滴滴答答走过。

刘家彝穿梭般地跑前跑后,他从厂部赶回现场后见天已大亮,而发电机房内的炸药才运了1/3,。惟恐时间已离特务们的启爆定时时间很近,且引爆装置至今还未找到,急催简国治速让电话员陈廷甫通知再来人支援。20多个人要搬运10多吨炸药出车间,没有昨夜特务们用100多人了时3个多小时才搬进厂数倍的时间,显然是不够的。此时已是早晨8时30分了。

陈廷甫按照刘家彝、简国治的吩咐刚走进电话总机室门口,忽然,身后一声巨响,引信定时启爆时间到了。刘家彝、简国治、古传贤、黎勋文、曹仲良、庄文宇、田玉清、任安炳、陈建铭、柳传、张金山、王昌、张国梁、罗万忠、吕治平、王吉之、陈廷甫等17人,以身壮烈殉难,碧血横飞,绝大多数身骨化为乌有。同时,配电间、工具间、电话总机间等处的炸药也相继爆炸。以上各处机器设备、厂房和全部设施被这强大的爆破力摧毁炸坏,并有多人负伤。这17名勇士连同早一天牺牲的胥良共18名烈士,为保护工厂,一腔热血洒进滚滚长江之水,血祭大渡口。


标签:十八勇士血祭大渡口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备案号:京ICP备1002076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