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智圣文库

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第三版)

时间:2013-1-11 18:14:34  作者: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737  评论:0
内容摘要:学习苏联,要读《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教科书有缺点,但比较完整。缺点如第一章讲和平过渡,通过议会夺取政权,哪有那回事?在西藏都不可能,一定要有武装。

学习苏联,要读《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教科书有缺点,但比较完整。缺点如第一章讲和平过渡,通过议会夺取政权,哪有那回事?在西藏都不可能,一定要有武装。

《庐山会议讨论的十八个问题》

(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九日、七月二日),

《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76页

教科书不承认现象和本质的矛盾。本质总是藏在现象的后面,只有通过现象才能揭露本质。教科书没有讲人们认识规律要有一个过程,先锋队也不例外。

《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105页

看来,这本书没有系统,还没有形成体系。这也是有客观原因的,因为社会主义经济本身还没有成熟,还在发展中。

《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105页

世界上没有不能分析的事物,只是:一、情况不同;二、性质不同。许多基本范畴,特别是对立统一的法则,对各种事物都是适用的。这样来研究问题、看问题,就有了一贯的完整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这本教科书就没有运用这样一贯的、完整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来分析事物。

《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106—107页

这本书提到了国家,但没有加以研究,这是这本书的缺点之一。

《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131页

不能说这本书完全没有马克思主义,因为书中有许多观点是马克思主义的;也不能说完全是马克思主义的,因为书中有许多观点是离开马克思主义的。特别是写法不好,不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出发,来研究问题,不从历史的叙述和分析开始自然得出结论,而是从规律出发,进行演绎。

《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138页

这本书的另一个缺点,是先下定义,不讲道理。定义是分析的结果,不是分析的出发点。研究问题应该从历史的分析开始。但是,搞出了一本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总是一个大功劳,不管里面有多少问题。

《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139页

这本书的写法很不好,总是从概念入手。研究问题,要从人们看得见、摸得到的现象出发,来研究隐藏在现象后面的本质,从而揭露客观事物的本质的矛盾。《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经济的分析,就是用这种方法,总是从现象出发,找出本质,然后又用本质解释现象,因此,能够提纲挈领。教科书对问题不是从分析入手,总是从规律、原则、定义出发,这是马克思主义从来反对的方法。原理、原则是结果,这是要进行分析,经过研究才能得出的。人的认识总是先接触现象,通过现象找出原理、原则来。而教科书与此相反,它所用的方法,不是分析法,而是演绎法。形式逻辑说,人都要死,张三是人,所以张三要死。这里,人都要死是大前提。教科书对每个问题总是先下定义,然后把这个定义作为大前提,来进行演绎,证明他们所要说的道理。他们不懂得,大前提也应当是研究的结果,必须经过具体分析,才能够证明是正确的。

《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139页

教科书的写法,不是高屋建瓴,势如破竹,没有说服力,没有吸引力,读起来没有兴趣,一看就可以知道是一些只写文章、没有实际经验的书生写的。这本书说的是书生的话,不是革命家的话。他们做实际工作的人没有概括能力,不善于运用概念、逻辑这一套东西;而做理论工作的人又没有实际经验,不懂得经济实践。两种人,两方面——理论和实践没有结合起来。同时作者们没有辩证法。

《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139—140页

教科书说到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说到社会主义革命的“主要任务”,都没有提到对敌人的镇压,也没有提到阶级改造的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缺点。

《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记录选载(三)》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党的文献》1992年第5期

苏联教科书的整个结构是从所有制变革开始,这样一种写法,原则上是可以的。

《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记录选载(一)》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党的文献》1992年第1期

这本书虽然有些地方也承认矛盾,但不过是附带地提起。说明问题不从分析矛盾出发,是这本书的一个特点,一个最大的缺点。

《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记录选载(一)》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党的文献》1992年第1期

写书要有批评对象,就会有生气。这本书,没有展开对错误观点的批判,所以看起来很沉闷。

《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记录选载(一)》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党的文献》1992年第1期

这本教科书有点像政治经济学辞典,总是先下定义,从规律出发来解释问题。可以说是一些词汇的解说,还不能算作一个科学著作。

《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记录选载(一)》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党的文献》1992年第1期

教科书只批评人家,对苏联发生了什么错误和缺点,却一句不讲。

《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记录选载(一)》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党的文献》1992年第1期

这本书看起来是书生的话,不像革命家的话。文章不讲逻辑,甚至形式逻辑也不讲,表明经济学家不懂经济实践,他们对经济问题不很内行。

《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记录选载(一)》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党的文献》1992年第1期

这本书有严重缺点,有原则错误,但是现在还不能说它完全错误,不能说它完全离开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记录选载(一)》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党的文献》1992年第1期

斯大林在世时定下的这本书的架子,就不太高明。他死后的修改本,内容上删掉了斯大林的一些好东西,增加了二十次代表大会的不少坏东西,这是一个很大的退步,而书的架子没有什么大的变动。但是,出了本书总有好处,可以供我们发议论。

《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记录选载(一)》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党的文献》1992年第1期

教科书修订第三版下册是若干观点有严重错误,部分地又是严重地脱离了马克思主义,还不能说是完全地脱离了马克思主义,可以说是有严重错误的马克思主义的书。

《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记录选载(一)》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党的文献》1992年第1期

分工合作,集体写书,可以是一种方法。看起来,这本书是几个人分工写的,你写你的,我写我的,缺少统一,缺少集中。因此,同样的话反复多次讲。而且常常前后互相矛盾,自己跟自己打架,没有一个完整的科学的体系。要写一本科学的书,最好的方法,是以一个人为主,带几个助手。

《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记录选载(一)》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年二月),

《党的文献》1992年第1期


 

中华智库园(www.zhzky.com)上传


标签:副编 文献 著作 毛泽东著作专题摘编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