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智圣文库

统一认识,全面规划,认真地做好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工作*

时间:2012-9-13 21:30:58  作者: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190  评论:0
内容摘要:统一认识,全面规划,认真地做好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工作。

(一九五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执行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已经在昨天闭幕。这次会议在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关怀和指导之下,着重地讨论了进一步开展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问题。这个讨论是适时的。我国的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已经实行了将近三年,社会主义工商业每年都有巨大的发展,社会主义经济的优越性和它在国民经济中的优势已经越来越显著了;越来越多的人们看到,我国在大约三个五年计划的时期内,基本上完成生产资料私人所有制的变革而建成社会主义社会,这不但是理有固然,也是势所必至了。我国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在过去几年工作的基础上,今年已经开始走上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即许多行业在各地方分别地进行全部公私合营的阶段,而这是我国现阶段国民经济的有计划的发展所迫切需要的。在这一情况下,特别是在全国农业合作化已经进入高潮以后,资本主义工商业者对于社会主义改造中的各项原则问题、办法问题和个人前途问题表示迫切的关心,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经过这一次会议的讨论,经过参加这次会议的各个代表回到本地以后的传达,我们相信,全国工商业者的认识可能要提高一大步,而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工作也将进行得更好。

我国对于资本主义工商业采取和平改造的方针,是从一九四九年立国之初就确定了的。采取这一方针的根据,从政治上说,是由于我国民族资产阶级在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的人民民主革命中,曾经在不同的程度上参加了革命或者采取了中立态度,而在参加这个革命的时候,曾经同工人阶级结成了统一战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他们也采取了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的立场。从经济上说,是由于我国经济落后,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政权有必要同愿意接受国家资本主义的民族资产阶级建立经济上的联盟,以便于发挥资本主义工商业在一定时期内有益于国计民生的作用,维持工人就业,增加产品供应;而经过国家资本主义的形式,也就便于用和平改造的办法来有秩序地把这些企业纳入社会主义的轨道,避免因突然变革所引起的损失。我国已经建立了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强大的人民民主政权,建立了强大的和不断壮大的社会主义经济,并且得到以苏联为首的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巨大援助,而资产阶级对于农民和其他小资产阶级的影响正在越来越小,大势所趋,只有接受社会主义改造是唯一的光明道路。因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上面,就指出了“我国能够通过和平的道路消灭剥削和贫困,建成繁荣幸福的社会主义社会”,并且规定了“国家通过国家行政机关的管理、国营经济的领导和工人群众的监督,利用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积极作用,限制它们的不利于国计民生的消极作用,鼓励和指导它们转变为不同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逐步以全民所有制代替资本家所有制”。

在人民政府的正确领导之下,由于国营经济机关、工商行政机关和私营企业中的工人群众的努力,也由于工商业联合会、民主建国会等组织和工商界爱国人士方面的协同努力,由于对工商界进行了团结教育工作,也由于对工商界进行了必要的严肃的斗争,六年以来,我国资本主义工商业不但对于国家的经济财政作了有益的贡献,而且在接受社会主义改造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首先,大量的私营工商业转成了不同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在今年上半年,根据二十二个省的统计,加工订货的产值已经占私营工业总产值的百分之七十八点八;而根据北京、天津、上海等十二个大中城市的统计,加工订货的产值已经占私营工业总产值的百分之八十五点三。公私合营的工业企业在今年上半年已经达到一千九百多户,公私合营工业产值同私营工业产值相较,已经差不多达到三与五之比。在商业方面,凡是国营和合作社营商业已经掌握货源的私营主要行业,基本上已纳入国家资本主义的轨道。其次,工商界的政治状况也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一九五二年开展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窃国家资财、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斗争以后,工商界重犯上述行为的情形已经有不同程度的减少和减轻。私营企业中的劳资关系一般地也有所改善,工人的监督已经在许多企业中建立起来。大多数城市中的许多工商业者经常进行政治学习,因而对于社会发展的规律,国内外时事和人民政府的政策法令提高了认识。尤其值得重视的是,在人民政府六年的教育下,在民主建国会、工商业联合会等组织的工作影响下,工商界中已经出现了一批爱国的、进步的分子,他们不但自己愿意接受社会主义改造,而且能够推动其他的工商业者接受改造。他们将形成工商界在接受社会主义改造过程中的核心力量。

但是在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问题上,是不是就万事大吉了呢?决不是这样。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逐步地用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制来代替资本主义所有制,即使是经过和平的道路,仍然是一场深刻的阶级斗争,在这里不可能想象不遇到许多人的抵抗,不可能想象不需要用国家的力量和群众的力量来克服这些人的抵抗。工商界中还有不少违法行为,还有一些压迫工人和收买工人的行为,还有许多抵抗社会主义改造的行为,这些行为都需要反对和制止。所有这些,都应该引起工人阶级、政府工作人员和一切爱国人士的严重注意。对于这一方面的情况,放松注意和丧失警惕,是完全错误的。但是今天的更重要的问题是在:党和人民政府在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方面的工作还做得很不够,还落在需要和可能的后面。无论在共产党内,在工人阶级内和在工商界内,关于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宣传教育工作还做得很少,许多思想上的混乱还没有得到澄清。同时,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实际工作也还没有引起各有关部门和全国各地方各城市的普遍重视。对于工商界的有系统的改造,对于全国经济发展所迫切需要的在改造私营工商业问题上进行统筹安排、全面规划的工作,还是仅仅在开始。

必须适应当前的经济和政治的新形势,加强党和人民政府在这一方面的工作。

第一,应该切实地统一党内和工人阶级内的认识。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必须依靠工人阶级,而为了充分地发动工人阶级的各方面的力量来进行这一艰巨的工作,就必须首先使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和广大的工人群众对于这个问题得到统一的正确的认识。应该看到,党内和工人阶级内至今还有一些人是怀疑逐步地和平地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这一方针的;必须向他们好好地讲清楚道理。从原则方面说,马克思主义从来没有排除过资本主义在一定条件下和平地过渡到社会主义的可能性。马克思早就认为,在某种条件下,对于夺得了政权的工人阶级说来,“最便宜不过”的是向资产阶级实行“赎买”,以便实现社会主义的和平胜利。列宁在评论马克思的这一观点的时候说:“对变革的形式、方法和手段,马克思既没有束缚自己的手脚,也没有束缚未来的社会主义革命活动家的手脚,他非常懂得在变革时会有怎样多的新问题发生,在变革进程中整个情况会怎样变化,在变革进程中整个情况会怎样频繁而剧烈地变化。”列宁本人就曾经企图在一九一七年革命胜利以后的俄国通过国家资本主义的过渡形式达到社会主义。但是由于那时俄国的国际国内条件,资产阶级采取了敌视苏维埃政府的态度,所以列宁的计划没有能够在广大的范围内实现。那时的形势,迫使苏维埃政府不得不采取迅速地剥夺资产阶级的生产资料的手段。而在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于前面所已经说过的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具体情况,对于我国工人阶级说来,最适当的正是向资产阶级的生产资料实行“赎买”,并且不是一下子赎买,而是在十几年的时间里逐步赎买。这种赎买的办法,即是工人阶级在这个时期内,在为了满足人民和国家的需要而生产的时候,也从利润中分配一部分给资产阶级,而不是由国家另外用一笔钱向资产阶级的生产资料进行赎买。如大家所知,我国资本主义企业的利润的分配分为四部分:一部分是国家收的所得税,又一部分是工人享受的福利费,第三部分是为了发展企业而设的公积金,这三部分共占企业利润的四分之三以上;第四部分才是分给资本家的不足四分之一的股息红利。资本家所得看来不算很多,但是,就全国统计,一年就有几亿人民币,积十几年之久,就有人民币几十亿之多,用来作为购买民族资产阶级的全部生产资料的代价,是完全足够的了。以上是就原则方面说。再从事实方面来看,我国六年来的历史已经确定不移地证明,采取逐步地和平地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方针,不但是适当的,而且是充分有效的。象我们前面所说的资本主义工商业和工商业者六年来的变化,究竟是很小的成绩呢,还是很大的成绩?究竟是很慢的进展呢,还是很快的进展?没有疑问,应该说这是很大的成绩,很快的进展。可以说,经过国家资本主义的形式,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原来的面貌已经受到了很大的改变。这种工商业已经不能不服从国家的管理、国营经济的领导和工人阶级的监督。这种工商业现在已经有一只脚被带进了社会主义的门槛,而另一只脚也已经非跟着进来不可。谁要是不看到事实的这个主要方面,他的观察就不会是正确的。

第二,应该切实地加强对于工商界的教育,消除他们的怀疑顾虑,纠正他们的错误思想。赎买是对物的,即赎买资产阶级的生产资料;除这以外,还有一个对人的问题,即对资本家进行教育改造、适当地安排他们的工作等等的问题。过去六年的经验证明,对于工商界进行教育是收到了成效的,但是这种教育工作还进行得不普遍,不经常,特别在中小工商业者中是这样。应该纠正这种缺点,认真地普遍地把对工商界进行政治教育的工作组织好。这种教育工作应该有的放矢,针对着工商界的具体的思想状况。例如许多工商业者所以有一种不安,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认清社会发展的规律,还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应该告诉他们,他们是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的,这里的关键是在把自己的前途同社会的前途结合起来。在旧社会里,不但被压迫阶级,就是压迫阶级也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旧社会的压迫者的路也是愈走愈窄,他们自己不断地互相倾轧,并吞,陷害,他们的政治的和经济的投机往往要失败。解放以前我国多数工商业者的悲惨境遇,更足以说明,他们在那时候是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的。在今天的中国,情况完全相反。社会的前途对于所有的人都好比早晨的太阳一样明白,而所有的人只要沿着社会前进的方向前进,就都可以找到平坦而且广阔的道路。这种道路,对于农民、手工业者和其他小资产阶级分子说来,就是放弃小私有制,接受社会主义的合作制。对于资本家说来,就是放弃资本主义所有制,放弃对工人的剥削,接受社会主义的国有制。资本家真正放弃了剥削,以劳动为生,他们的社会成份就不再是资本家,而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了,他们和工人、农民就没有矛盾了,他们就一身轻快不受社会责备了。这里说放弃剥削,不是说马上就要这样做,而是说现在要做思想准备,要在各城市的资本家的学习组织中逐步地适当地展开对于这个问题的讨论,如有疑问,要由适当的人加以解答,要准备经过公私合营、逐行逐业的改造,在条件成熟以后,最后达到生产资料的国有化。在那个时候,他们的工作是不是有问题呢?须知社会主义社会是没有也不会有经济危机的,只要不是懒汉,只要是愿意诚恳地工作的人,就永远不愁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做。因此,一切不反对社会主义改造的爱国的工商业者应该认清这个前途,不但不要徘徊瞻顾,而且要主动地奔赴这个前途,这就是自己掌握了自己的命运,这就不至于皇皇无主,不至于象“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一部分工商业者感觉自己年纪已经大了,恐怕做不了什么工作。如果是这样,那末,一则他们的子女将要接上来;二则凡是现在对于工商业的改造有贡献的,社会和国家都不会忘记他们的贡献。有人怀疑,到我国实现了三个五年计划以后还有没有统一战线?当然,在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不存在了以后,统一战线的基础是变化了,但是属于不同的社会集团和不同的历史出身的一些人们在社会主义原则下的联合将还是需要的,有益的。共产党人既然没有在民主革命完成以后抛弃对于民主革命有过贡献的党外人士,在社会主义革命完成以后,共产党人又有什么理由抛弃对于社会主义改造事业有贡献的党外人士呢?又有什么理由不在工作上和政治上给他们以适当的安排呢?有人担心,资产阶级里面是有反革命分子的,曾经同反革命分子有过瓜葛的人就更多,因此他们恐怕不能够获得人民的谅解。不错,资产阶级里面是有反革命分子的,他们坚决反对人民民主和社会主义,而且用实际行动来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这种人是必须按照他们的具体情况,有分别地加以惩处的,但是这种人只占极少数。仅仅在历史上同反革命分子有过瓜葛,不能就认为是反革命分子。这样的人只要坚决地断绝他同反革命分子的关系,并且尽可能使自己多做些有益于社会和国家的工作,使自己变为一个真正的爱国主义者,仍然可以根据他的爱国行为得到人民的信任。当然,人们也不应该忘记,象我们在前面所说过的那样,工商界中目前还有许多人是对国家和人民抱着错误态度的,他们对于社会主义改造还进行着不同程度的抵抗,他们对于工人群众还不尊重,对于社会和国家还有欺骗的行为。这些错误的态度和行为,自然不能同反革命分子的行为混为一谈,但是必须加以坚决的纠正。

第三,应该注意加强培养工商界进步核心分子的工作。既然改造工商业不但要经过国家的法令,而且要经过统一战线的工作来进行,显而易见,工商界中的进步核心分子在这上面就有重要的作用。毛泽东同志曾经指出劳动模范有三种作用:带头作用、骨干作用和桥梁作用。工商界的进步核心分子,如果在改造工商业的工作中真诚努力,也应该在不同的程度上起这三种作用,就是在工商业者中带头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作为协助改造工商业的骨干,作为人民政府和一般工商业者之间的桥梁。现在已经有了一批这样的进步核心分子,他们已经做了一部分工作。但是他们的人数还不够多,在各地方各行业中间的分布还不普遍,他们的觉悟程度一般地说来也还不够高,他们的工作还需要更多的督促、指导和改善。对于他们当然不应该要求过高,但是也不应该估计过低。必须让他们得到适当的工作的机会,有问题同他们商量解决,并且经常同他们接近,帮助他们克服缺点,使他们不断地在工作中和教育中得到更多的改造,得到更大的进步。各地方的共产党组织和政府机构、各公私合营企业的公方工作人员,必须对于这个问题真正给以重视,把现有的状况认真地加以检查和总结,以便有系统地、有长远打算地作出培养进步核心分子的计划,并且用持久不懈的努力加以实现。只有这样,才能依靠各方面的通力协作,完成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历史任务。

第四,应该对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工作作出全面的规划。随着国民经济的计划化程度的增加,随着社会主义改造事业在各方面的迅速进展,对私营工商业一个企业一个企业地进行改造已经不能够完全适应需要了。全国私营工商业的各个行业,必须由国家统筹安排。除了一部分规模很小的私营工商业(例如个体手工业和小商贩)需要采取合作化的办法,或者继续采取加工订货、经销代销办法,而另一部分代销商业(例如粮食业)可以在适当时机直接转为国营以外,其余一切重要行业的私营工商业,都必须在加强加工订货工作和经销代销工作的基础上,分批分期地实行全行业的公私合营。只有这样,才能逐步地使这些私营工商业在供应、生产、销售之间,资金、设备、劳力之间,企业之间,行业之间,地区之间,避免相互脱节,达到平衡或者接近平衡。目前上海市轻工业的棉纺、毛纺、麻纺、造纸、卷烟、搪瓷、面粉、碾米等八个行业,已经采取了全行业公私合营的办法,把一百六十五户合并为一百零三户;重工业的船舶、轧钢、机锻、铣牙、动力锅炉、电器、机器、汽车配件、水泥、染料、石粉、造漆、电讯等十三个行业,也已经或者正在进行全部或者大部的公私合营,将由一百八十七个厂合并为五十三个企业。北京市除了对若干私营工业进行了全行业的公私合营以外,在商业方面,也已经对棉布业实行了全行业的公私合营。这些行业在这样的合营和改组以后,生产和经营中的困难减少了,效率提高了,每一户的合理利益都得到了适当的照顾,每一户对于自己的前途也都放了心。为了实行金笔、钢笔、铅笔业的全行业改造,上海的地方工业机关专门成立了一个制笔公司,吸收私营企业的重要人员参加工作,大大便利了合营、改组、逐户安排的工作的进行。这一经验证明,成立各种专业公司来主管对于私营工商业的各行业的改造,是实行统筹安排的一种必要的措施。在全行业合营和改造的条件下,关于利润的分配,原来的资本家按一定成数分得企业利润(即所谓“四马分肥”)的办法,显然是不适用了,应该逐步地推行定息的办法,使原有的私股按照具体情况适当地分得固定的利息。当然,由于原有的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是无政府的,不可能有计划,不可能符合于整个国民经济的需要,因此,国家在统筹安排的过程中,必然要按照全社会的利益对原有企业加以合理的调整,应该多发展的多发展,应该少发展的少发展,应该停止发展或者淘汰的停止发展或者淘汰,而对于所有企业的原有从业人员,都应该按照具体条件,给以适当的安置。很明显,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全面规划是一个巨大的复杂的任务。在这一任务中,不仅需要注意经济上的安排,而且需要注意人事上的安排;不仅需要加强组织工作上的准备,而且需要加强宣传教育工作上的准备。所有这些问题都不是可以马上全部解决的。但是应该尽快地着手陆续作出规划,以便使工商业者更加明显地看到自己的前途,并且使整个工作的进展不落在客观形势的需要之后。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是我国过渡时期总任务的一个组成部分。正确地执行这个任务,无论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有极大的重要性。我们已经有了六年的经验,这是一个良好的基础。这次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的会议,总结了过去的经验,讨论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指示,在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工作的过程中是有重大意义的。在这一次会议以后,我们相信,只要有关的各方面能够统一认识,中央各有关部门和各地方都能够认真地克服过去对这一工作重视不够的缺点,加强领导,并且作出全面规划,这一工作就一定能够得到更妥善和更有效的发展,从而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得到比较大的进步。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改稿原件刊印。


*这是《人民日报》的社论。这篇社论经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等审阅过。毛泽东先后修改了两次,这里只把他的重要修改标示出来。

毛泽东的批语

乔木同志:

此件看过,可用,可以不再给我看了。作了两点修改:

(一)在第五页倒数第七行“镇压的”三字不妥,改为“按照他们的具体情况,有分别地加以惩处的”;(二)在第六页末行“私股”下加“按照具体情况适当地”九字,下接“分得”,此点请商陈云同志,是否这样较妥当些。

毛泽东

十一月十七日夜

胡乔木给毛泽东的信

主席:

十四日社论修改稿收到。对社论稿少奇、恩来、陈云、小平、维汉、涤新、拓夫、邓拓、冷西等同志也提了不少好的意见,昨十五日已据主席和他们几位的修改意见又改了一下。中央已把这个稿子印发给到会各代表,并要他们再提修改意见,在十八日午前汇齐,准备十九日定稿,二十日见报。现将昨天的修改稿校正一份送上(伯达同志处另送)。定稿以前主席想已返京,估计那时还会有些修改,所以主席若待那时再作最后审阅也可以。   

敬礼

胡乔木

十一月十六日晚


中华智库园(www.zhzky.com)上传


标签: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